病娇王爷两世追妻之路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24浏览

“公主,好久不见,我还真是想你。

”心儿也开口了,然而声音中透露出的情绪,却跟话语的表面意思大相径庭。

“云铃,我也好想你!你没死真是太好了!”方灵忽然一把抱住她,胳膊收得紧紧的,手指悄无声息地探进她腰间,摸索寻找着玉狐狸的踪影。

心儿吓了一跳,挣扎着要推开她:“你干什么!”然而方灵实在抱得她太紧,一时无法挣开,方灵迅速在她腰间摸了一圈,一颗心却直坠谷底。

奇怪,怎么会没有呢?然而下一秒,方灵忽然感到自己的手被她握住,心中一惊,以为自己的意图被她察觉,却见她抓着自己的手指,忽然在她的脸上划了下去。

“你这个疯女人!”满头珠翠掉了一地,心儿捂着脸,又惊又怒。 擦,又上当了!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女人,没想到玉坠没找到,反被对方再次设套。 “疯女人?”方灵冷笑一声,后退了一步:“云铃,本公主待你不薄,你为何要置我于死地?”“我叫心儿,不叫云铃,你少在我面前演戏!你心肠歹毒,意图毁掉我容貌,竟还想恶人先告状?”“切,要陷害我怎么不直接一刀杀了我,反正王爷对你那么宠爱,对我那么讨厌。

怎么,难道你还顾忌着我是凤国公主,不敢对我下手吗?”方灵凑近她,似笑非笑地说道。

伸手拉过她的一缕长发,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我可提醒你了啊,你有本事的话,最好在这里就把我弄死,否则等我出去后,你再想对我下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哦。 ”心儿看着她,忽然扬起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你想死的话,又何须经过我的手?你私下传递情报给凤国,王爷已将此事禀报皇上,到时候你不但会死无全尸,而且会遗臭万年哦。 ”方灵思忖片刻,见她转身欲走,忽然开口道:“既然我注定活不长久,那能否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恨我?免得我死了也不甘心,化为厉鬼日日缠着你。 ”“你!”她这句话显然吓到了心儿,她下意识后退一步,深呼吸了几次,脸上忽然露出怨毒来。

“因为你的命太金贵了!我和你一起长大,明明是相似的年纪,就因为你是公主我是奴婢,我就得随意听你使唤?你每次犯下错误,闯下祸端,都得由我代你受罚、挨板子,凭什么?你只是假惺惺地掉几滴眼泪,我却要疼上一两个月!你被别的公主嫉妒,把气撒到了我的身上,你却顾及姐妹情谊不愿为我出头,呵呵,你倒是落下了善良大度的好名声,可我呢?那时起我就决定了,我今生谁的奴婢也不当,要当就当主子!”“养只狗尚且知道报恩呢,你比狗还不如。 ”方灵不屑地看着她:“没那公主命就别患公主病,凤……我对你的好若在宫中排第二,谁敢称第一?你难道想遇到天天打你骂你的主子不成?”“不管是打我骂我的主子,还是对我好的主子,对我来说,都是一样,永远只会把我当丫鬟而非姐妹。

”心儿凑近她,在她耳边小声道:“我本想着和你相忘于江湖,哪知你这么执着,竟然千方百计地嫁了过来。

不过,是你先坏了我的好事,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了。 ”“哦,原来你还会念旧情?”方灵扑哧笑出声来,话语中充满嘲讽和不屑:“我可担待不起你的旧情。

只是你竟然会偷梁换柱拿走玉狐狸,这倒是令我意外。

你看上轩逸了就直说嘛,早知道你喜欢他我就不嫁给他了,你何必费这么大的心力呢?”“你那么喜欢他,会好心和我共事一夫?”心儿挑眉冷笑:“不过,即便你嫁给他也没关系,现在王爷的眼里心里只有我一个人,只要你生不出孩子,就算坐着王妃的位子又如何呢?”“哦,那我就先祝你早生贵子咯,但愿你运气好,别遇上难产啊宫外孕之类的,平平安安地生他个十个八个。 你和轩逸渣男贱女天生一对,一定要白头到老,别出来祸害别人就行。 ”“放肆!凤芳灵,我从未见过这世间有如你一般怨毒的女子!”一声暴喝传来,方灵翻了个白眼,真是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渣男贱女竟然全部屈尊来这阴冷地牢里羞辱她。 “妾身见过王爷。 ”心儿一秒化身娇怯怯小娘子模样,对着轩逸敛眉顺眼、仪态万方地行礼。

“你的脸怎么了?”虽然室内光线昏暗,轩逸却甚是眼尖,立刻便注意到心儿右脸上多了几道渗着血水的伤痕。

闻言,心儿的眼泪瞬间便开始在眼眶里打转:“是妾身未注意礼节,打扮得过于招展,招致了王妃姐姐不快,骂妾身是狐狸精,勾引了王爷,用指甲划伤了妾身的脸。 ”“凤、芳、灵!”轩逸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吼出了这三个字。

伸手放至腰间,铮然一声,长剑已经出鞘,在烛光下发出森然冷芒。 “王爷不可!”心儿大惊,连忙拉住轩逸手腕:“王爷,只是皮外伤,不碍事的,王爷切勿对姐姐动手,她是凤国公主,身份尊贵……”“尊贵?”轩逸冷嘲一声,看向方灵:“越是身份尊贵的人,心肠越是歹毒。

本王今天就让她知道,肆意玩弄别人的人,会得到怎样的下场!心儿,放开手,本王这就为你出气!”方灵忽然明白,这两个人都是心理有残缺的人,难怪能走到一起。 她握紧拳头,眼睁睁看着轩逸嘴角露出狠毒冷笑,剑尖逼近她的手腕。

“心儿,是这只手伤了你吗?”“王爷,再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届时姐姐还得出席宫宴、面见皇上皇后,王爷千万不能冲动啊。 心儿容貌被毁是小事,王爷若因此毁了姐姐的手,心儿会良心不安的。

”心儿连忙抓住轩逸袖子,再次劝阻道。 轩逸左手握住她的手:“心儿,你生性善良,但不能小看了人的狠毒之心。 这女人执意来到影国,图谋不轨,甚至还处处刁难你,若非看在皇兄的面子上,本王早就一掌劈死了她,如今她又毁你容貌,本王若不给她点教训,还不知道她以后会做出什么更加恶毒的事来。 你让开。

”心儿叹了口气,低眉顺眼,柔柔地道:“既然王爷已经做了决定,心儿也不好阻拦,只希望王爷一定要手下留情啊,莫要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 心儿的容貌还能复原,但姐姐的手若被砍掉就再也长不回来了。 ”轩逸想了想,冷冷地、一字一字地道:“哦,这倒是!”说着,剑尖缓缓上移,指向方灵脸颊:“她毁了你的美丽容颜,那就自己也尝尝这种苦头吧。

影卫,抓好她。

”方灵一惊,立刻伸手握住剑尖,想要和轩逸拼个鱼死网破。 然而在一旁待命的影卫已率先落于地上,仅一招便挟制了她的双手。

眼前的烛光忽然跳动、模糊,如同天上的星子亮起。

脸上冰冷刀锋游过,瞬间又热又痒又疼,连带着痛到心中。 有热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下,如同道道血泪。

恐惧、恨意席卷了方灵的身心,她清楚地意识到,她被毁容了。

凤芳灵那倾国倾城的容颜、吹弹可破的肌肤,此刻尽毁于轩逸的冰凉剑刃之下。

片刻后,轩逸终于收手,方灵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两颊热辣辣的,下意识用手背一蹭,上面殷红遍布。

“妒、妇。

”轩逸嘴角噙着冻人笑意,直视着她的脸颊,缓缓吐出这两个字。 言毕,嫌恶地看她一眼,拉着心儿的手转身离开。

“看好她,每日仅给她些水喝,别让她死掉。 ”背影消失前,他头也不回,对着影卫下了命令。 影卫放开方灵,她无力地委顿在地,眼神空茫茫的,像是沉浸在梦中一般。

室内陷入死一般寂静,方灵只是蜷缩着身体蹲在地上,将脸埋进臂窝中。

影卫端来水放置她的面前,她一眼也不去看,侍卫只好拽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拉起来,将水强硬地灌进她的口中。 她如木头娃娃一般,沉默地任由水进入她的喉咙,也不去抵抗。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三天。 三天里,方灵始终保持这个姿势,最后终于失去意识,一侧身昏倒在地上。

暗卫连忙上前探她鼻息,这才发现,原来伤口恶化,导致面前女子发起了高烧。

朦朦胧胧中,她又走进了一片大雾,看不清任何人的身影,然而这雾气中,又有一股浓郁的药草香味。 她茫然地向前走着,四处张望着寻找凤芳灵的影子,却只听到凤芳灵温柔而坚定的声音飘飘渺渺传入耳中。 “孩子,回去,找到玉狐狸!”同时,耳边似乎又有男人声音响起,像是在呵斥什么人,愤怒而不失威严,让方灵的神智一点点明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