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我才学会一个人生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137浏览

很久很久,我才学会一个人生活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决定要一个人生活。

为此,我演练了很多很多次,挫败了很多很多次,不安焦虑辗转难眠了很多很多个夜晚,捱过了很多很多个孤独抑郁的白昼。 在学生时代,懂事起我的目标就一个,好好学习,拿高分。

其中缘由是,希望父母能看到我的存在(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有些可悲),为了未来有那么一丝丝可能――遇见更好的自己。

简而言之,就是希望父母多看我两眼,说话的时候可以温柔一点点,真的真的就是一点点就好了;希望未来的自己对自己抱有期待,不会失望。 其实,想好好学习还有一个我自己都没发现的隐藏原因,那就是借认真读书逃避现实。

我的人缘很差,一直都不受同伴的欢迎,就算是在家里,也是个招人厌的孩子。

小时候的我,很蠢。

喜欢和很多小伙伴混在一起,上课时坐飞机,下课飞奔去操场游戏,放学抄作业,抄完作业继续和同学游戏到天黑才肯恋恋不舍的回家,玩得不亦乐乎。

玩游戏我是很认真的,只要是学校有的,流行的,就没有我不会的,并且玩得都很不错,我就这样游戏了五年,准确来说是六年,还有一个学前班。 可悲的是,天真的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可有可无,在伙伴中并不受欢迎,一时间我变得很失落,不再有游戏的兴致的。

时间走的很快,变化在悄然发生,不知什么时候,我渐渐学会了看人脸色,变得敏感异常,游戏再不能使我快乐的忘我。

不再游戏的我怅然若失,再没有游戏时的兴致和灵动。

有一天,我的视线被一个方正的立方体吸引。

差等生的我,还不知道这个东东是怎么在纸上画出来的,也不知道它怎么会出现在数学课本上。 我偷瞄着右后方同学的白色画纸,就这样,以弱弱的一句“请问你这个要怎么画呢”开头,向一位留级生请教,学习的第一个问题是求立方体的体积,她讲得很好,接二连三的,我请教了很多不懂的数学题,没办法,差等生是基础知识都不懂的,每天怯怯的问一点点。

一个学期的时间,数学从不及格的我,成功引起了数学老师的注意。 后来,这位坐我右后方的同学成了我的闺蜜,至今已相识十多年了。 这时正好遇到小升初,数学老师殷勤得很,每逢体育课和周末,必定用来给我们补习,试卷几张一发这还不算,还得手抄习题,黑板擦了一次又一次,练习本用完一个又一个。 那时的心情是复杂的,紧张又期待,属于持续紧张兴奋的阶段。

紧张是因为不懂的太多太多,担心跟不上进度会被甩出几条街,期待、兴奋是因为这样的补习进度,我有机会接触到所有我不会的知识点,我可以逐个攻破,到底还是期待多一点的。

印象中,补习时总是阴雨连绵的寒冷天气或者是雷雨交加的夏季,脚上穿着厚重的雨靴,空气湿答答的,呼吸都是粘腻的。

初尝学习乐趣的我,在家恶补数学,过节去外婆家都带着试卷的,生怕时间不够我查漏补缺的。 这样的学习兴致在初中时达到高峰,相对应的我与周围的人互动越来越少,也更加不喜欢群体,渐渐的演变成孤僻了,自此我像变了个人一样。 当我想改变时,发觉已经不可能向从前一样了,环境在变,心境也在变,周围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 从熟悉到陌生,又从陌生到熟悉,怀揣着心事和学业压力,情绪时高时低,人际关系时好时坏。 天生内敛不善交际的我,吃够了人际关系的苦。 反反复复之后,认定了自己是不受欢迎的人,也没有特殊的能力和专长吸引优秀的同伴,我也就不再执着了,转而将精力全部投放在学习上。

那时,心灵是痛苦的,不被接受不被认可的痛。 不再执着是行动上的退缩,心里还是放不下的,时间越久,自我质疑越发严重,认定自己是个失败且没有价值的人,这样的观念困扰了我好多好多年。

然而,将精力全部投放在学习上,是极不健康的方式。

毕竟人是社会性动物,需要在与同伴及周围人的互动中确定自己的位置,接受环境的反馈,才能更好更客观的认识自我,不断成长。

将精力完全投入学习,是个不勇敢的逃避性选择。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我的同伴从固定的变成了不固定的,从两个一个到我独自一人,孤单感如影随形,在校园经常有意无意的被同学问“你怎么一个人啊”类似的问题,每当这个时候我只能是朝对方笑笑,心底莫名的悲哀。

我选择独行,选择孤单,并非我愿意,也并非习惯,相反是我真的真的很不习惯,但这时的我已经不知道如何与同伴相处了。 孤单的来来往往,面对有意无意的问候,我很不习惯却又无处可逃,走在校园内永远紧张不安,永远疾步而行,貌似我行走轨迹的后方有车轮要倾轧而来。

我很努力的克服每日的不安,寻找形成现状的原因,希望能帮助我脱离困境。 我翻阅图书馆可能找到的所有能看懂的相关心理书籍,直到我出了大学,还是没能适应一个人的生活。 庆幸又不幸的是,今年是我毕业的第三年,我基本能适应一个人的生活了。 工作换了两三份,同事换了三四拨,我能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旅游,我也能一个人坦然的去吃西餐。 很是奇怪,我自主选择了独行,即使有机会进入小团体,即使有时也被选择,最终我还是会选择自我孤立。 因为总有人会被排挤在外,即使我很幸运的能成为其中一员,要么成为群体中被排挤的那一个,要么排挤别人,这都是我不愿看到的,我体会过,体会过好多好多年,心底盛满悲伤,记忆刻骨长存,所以,两者我都不愿意。 我选择独行。 独行,有便利也有不便。

只是,相较与群体,我更享受自己一个人的生活,也习惯了一个人无所顾忌的生活。

我知道这不勇敢,可我不想遍体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