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口红背后女人的暗战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42浏览

我与口红背后女人的暗战

(图文无关)  五  事到如今,只能一忍再忍  婚后第六个月,我怀孕了。

林墨极紧张,把我所有的口红通通丢掉的丢掉,收起的收起。 口红的化学成分对宝宝不好。   我笑着专心喝他煮好的牛奶。 看着他忙来忙去地煮饭煲汤收拾房间,想想自己,也算修成了正果。

没有口红就没有口红吧。   怀孕第三个月,我的孕吐非常严重,婆婆说城市的空气实在太坏,建议收她陪着我到乡下去住几个月,等稳定了再回家。 林墨同意了。 乡下的环境确是好,两个月后,我平安度过了孕吐期。   那支娇兰口红,是回家后的第二天,婆婆给我们换床单时发现的,拿着它来批评我:这些东西对孩子不好,你怎么就不注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