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噩梦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137浏览

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噩梦

  感谢您看到我的文字,喜欢的朋友可以收藏、点赞、评论、打赏,这些都是对我这个新人的莫大支持和鼓励,谢谢您!  第一章怪梦  说真的,最近也真够走背运的。

  上周六,2015年3月7日,大学时的女友邵恬甜突然提出分手,在一起四年,分手只用了三分钟。   这才过两天,自己的一个大客户,合作已经一年多的果峰产业的老板陈果,毫无征兆的就全家跑路了,欠下了300多万的账款,没有一点消息。 本来靠着这个客户,年底还能分个20万的奖金,这下全泡汤了,唉,我看这镜子里的自己,脸上似乎真的写了一个衰字,还会有什么事发生,我不知道,但直觉告诉我,还没完。   我,孟亚飞,26岁,在一个介于二、三流之间的西安某大学混了四年后,2012年9月毕业时找了一份外贸公司工作留在了西安,干了两年多,一直平平淡淡,没想到就遇到这么一摊子事。

  下午营销总监刘全有这一通骂,自打上次误打误撞碰到他和姜筱丽在茶水间行苟且之事以后,这孙子就有意针对我。

  得,这下更是被他抓到把柄,屎都快被他骂出来了,灰溜溜从他办公室出来后,外面的同事看我的眼神有同情的,也有幸灾乐祸的。   刚坐到位置上,脑子开始嗡嗡的鸣叫了起来,后脑勺的一根神经老是抽着疼。

  妈的,这个情况已经持续了一周多的时间了,自从上次那个怪梦开始以后,每天都要来这么两次,我不会是脑子里长什么东西了吧,要真是这,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直以来我的睡眠都很好,很少做梦,即使做了醒来后都很模糊,往往很快就忘记了,但这个梦,却是无比的真实,让我记忆犹新。

  那是上周三,我还是和往常一样,吃完饭休息了一个小时,在外面马路上跑了5公里,回来冲了个澡就上床睡了,睡着后不久,梦中的自己一开始在一片荒野和瓦砾堆上,周围尸横遍野,像是刚刚发生了巨大的灾难,但是我的内心却没有感到很恐怖,反而十分淡定。

  突然头顶上出现一个白色的亮点,我的身体逐渐悬浮起来,速度一开始很缓慢,后面逐渐快了起来,越升越高,眩晕感越来越明显,头顶上那个拇指大小的亮光,越发的耀眼,随着身体的逐渐升高,离亮光也越来越近,慢慢的身体被越拉越长,急速的向亮光驶去,不,应该说被亮光快速的抽了进去,噗的一声,身体通过以后,亮光突然消失,周围陷入一片黑暗。 这时候耳边传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  “你终于回来了”……  “爷爷,爷爷,你孙子来电话了,你孙子来电话了……”手机响了起来,把我的回忆打断,我一边掐按着脑袋,一边接了电话。   “飞哥,你在哪呢”  “废话,还能去哪,当然在上班”我没好气的回答,这会头疼好了一点。

  “我给你说啊,千万千万别回家,到星空酒吧找我,有重要事给你说”说完那头就挂了电话。   来电话的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潘德胜,外号胖子,其实也不胖,之所以叫胖子,就是叫着顺口而已,前短时间天辞了工作,知道我又变成单身狗,这两天特意从老家搬来和我住在一起,大言不惭的解释是为我解闷,我看他就想来西安玩玩。   没心情喝酒,闹心着呢,回家回家,你要喝酒泡妞随便你,我心里想着。   待到身边的同事走的差不多了,我也收拾了一下,慢慢下了楼,平时公司6点下班,一看表7点了。   自从和邵恬甜分手,我还没缓过劲来,下不下班已经没太大区别,与其无所事事的自己在出租屋,不如在公司消磨消磨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