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红楼梦热和以张岱为代表的晚明小品热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174浏览

民国红楼梦热和以张岱为代表的晚明小品热

  张岱:谁知大隐者,乃是不羁人  哪里人声鼎沸,  锣鼓喧天,  哪里肯定有张岱;  曲终人散,  风冷月残,  有人吹出一缕悲箫,  那听客肯定是张岱。

  ——章诒和  张岱,心有白莲花的人。 故能保持气节,做彻底的遗民。

经受国破家亡,名利诱惑,拒不出仕新朝,劝告儿孙不要赴试,这就比钱谦益、吴梅村、顾炎武、黄宗羲(后辈仕清)强多了。

这样的人内心住着佛。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而不是像周作人、黄裳(曾向汉奸报刊投稿)、沈启无等即便才气横溢,却有汉奸事实或者汉奸嫌疑的人。

有意思的是,奴颜媚骨的汉奸,却对张岱很喜欢。 难道是心理补偿的作用。

  遗民张岱  心中空索不染尘,水萍山鸟潜著红。   心有莲花佛来住,繁华落尽一场空。   蕉叶覆鹿蕉下客,邯郸梦醒渴旦中。   赤子化蝶追四梦,曲终人尽数青峰。   【四梦:红楼梦、陶庵梦忆、西湖梦寻、石匮书  渴旦庐:张岱住所。

  蕉叶覆鹿:张岱诗文多次化用此典故。   潜著红:埋头著红楼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