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一份永远铭刻的难忘……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70浏览

留一份永远铭刻的难忘……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但我比任何人都回首自己来时的路,我不断地回首,驻足,然后时光扔下我轰轰烈烈地向前奔去,我看着那些被丢失的。

蓦然回首才发觉,青春,我只不过是一个记录者,只负责刻录,不负责保存;只可以回首曾经,却无法预知未来……过去的独照  何攸桐,既然你不喜欢他,你把他让给我好吗?李冉溪再一次找到何攸桐,没羞没涩地说。

  何攸桐笑了笑,说:有本事把他抢回去啊!  李冉溪涨红了脸,气愤地说:是!他不喜欢我,他喜欢你何攸桐。

你根本就不喜欢他,为什么死死拽住,不放过他呢?  何攸桐没好气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他呢?你知道你算什么吗?你只不过是他背后的一个仰慕者,而我是他的正牌女朋友。

你让我离开他,凭什么?凭你是他的追求者?还是他只见过几面的陌生人啊?攸桐有点不耐烦了,句句如同珠雷点点落下,无不一词在讽刺她。   李冉溪脸色有些苍白,略带梨花可怜地道:没错,我是他的追求者。 你可别忘了当年的陆齐,你不也是死死地要跟他在一起呢?可是,后来呢?他都不要你了,远走高飞了,等他回来,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书呆子了,而是一个有权有势的人了。

而你呢,一辈子都走不出去,一辈子只能围绕着他转。 有时候,真心觉得你也怪可怜的,活得那么窝囊,再看看我,至少还有追求爱的权利,可以为了爱大胆地说出口,而你呢?长得漂亮又有什么用呢?最后你爱的人还不是弃你而去,你又有什么为爱而生的资本呢。   何攸桐扬起了手,准备狠狠扇下去的时候,手却又定在半空中,微微地发愣。

  她的心很明显地隐隐作痛,毫不留情地说:你没有资格和我争论这些,至少他从来没爱过你。

  李冉溪也不甘懦弱地说:可是你又有多少资格被他爱呢?  她骄傲地头也不回地走了,眼角的泪水像崩塌的大堤里止不住的滔滔江水,心里痛哭失声道:你们都赢了,唯独我狠狠地从云端跌落谷底,输的一塌糊涂。   没错,她根本没有资格被高铭爱,因为她根本不爱他,她爱的一直都是那个远在远洋的陆齐,她的心就从来就没有改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