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到人民群众中去司礼监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1浏览

第六百一十五章 到人民群众中去司礼监最新章节

师出要有名,不可不教而诛。

魏公公是要杀人,但手段不能太糙。

如曹文耀那般公然带兵奔进县城,把孔家二房大公子从床铺上拖出一刀宰了,这事,干不得的。 真这样办,那不是举朝哗然,而是天下震惊,魏公公人人得而诛之了。

所以,必须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反正这路也走的慢,多呆几天也无妨,魏公公便责令郑铎派人于这滕县密查。 经查,孔胤植原来尚年轻,竟与魏公公同龄。

其伯父、现任衍圣公孔尚贤至今无子,故而孔府风传,衍圣公日后要这侄儿过嗣,以继衍圣公之位。

可能孔府有家规,亦或对于这衍圣公继承人竞争激烈,孔尚贤便学先贤考验众侄儿。 孔胤植是三年前被伯父派到滕县的,负责孔府在滕县境内的一切事务。

大致在百多年前,孔府就于曲阜附近大肆征地、圈地、买地。

至今天,藤县境内一半耕地都是他孔家所有。

并且,城中商铺及各交通之地的行会,孔家都插手其中。 大小规矩都是他孔家来定,地方官府无有敢过问的。

三年下来,孔二公子人虽小,但名声却响亮。

滕县百姓个个都怕的很。 “孔胤植自来滕县后,便到处强占民田,使人遍插圣公府三字旗帜,那占田的是他孔家的家兵,佩刀持矛,滕县衙门根本不敢过问,百姓也莫敢仰视。 ”说到这事时,饶是郑铎是个杀人越火的马匪出身,也是气愤的紧。

他们做马匪的,还讲究个盗亦有道,不会凭空杀人,也不会欺负那穷人。 可这孔胤植身为圣人后裔,小小年纪却胡作非为,真是叫人看不下去。

魏公公摇了摇头,叹了一声:“豪恶逼处,柔懦远逃,满目凄凉,嗷嗷何依。

”叹完,让郑铎继续。

似乎不时不时的忧下国,忧下民,他魏公公就睡不着觉一样。 郑铎点了点头,又道:“前些日子,孔胤植瞧中滕县东南百余顷民田,便叫了上百家兵将那些民田霸了下来,说是朝廷将这些民田钦赐他孔府为祭田。 百姓若是不肯丈量的,一律视为荒地,不准百姓再种。 当地百姓听了自是不愿,可有敢和孔家理论的,都叫孔胤植使人打伤。

那失了地的百姓可谓瞬间倾家荡产,无以为继。 ”“孔二公子如此恶行,百姓为何不告?”说话的是曹文耀,他实在是不敢相信堂堂圣人后裔竟会这等行事。

郑铎看了这位坐营官,苦笑一声:“据查,受害乡民不是不告,只是他们的诉状多在孔府。 ”“呃?”曹文耀愣住。

百姓告孔家,可告状的状子却在孔家手上,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地方的官府都是唯孔家是从。 这孔家,在曲阜周围,真是只手遮天了。

魏公公丝毫不觉惊讶,因为这些太平常不过了。 他早就认定,曲阜孔府就是黑恶集团,披着他们祖宗的圣皮鱼肉百姓的蛀虫!“这位孔二公子敲诈百姓,可谓食骨吸髓,除让他孔家的佃农交纳地租外,还将曲阜的诸般手段搬了过来。

如年例、贡纳。

”郑铎的工作做的还是不错,当然,主要得益于他手下那帮飞虎兵早年在辽东舔血的经历。

这些人,比之厂卫办事都得力。 曹文耀好奇问道:“都叫纳些什么?”郑铎道:“鸡、猪、羊、肥犬、磨细白面、鸭蛋等等,反正好东西都要往他府上送。 ”“圣裔嘛,又是孔府正牌二公子,如何能亏待了自己。

”魏公公说这话时,颇是羡慕。

孔二公子这是根正啊,圣人后代,打出生就含着金汤勺,享受着百姓想都不敢想的特权。

只可怜这曲阜附近的百姓,被圣人后代欺压的有苦不敢说,有冤不敢言,还得拼命让子弟学他圣人的道统,回过头来再维护他孔圣后代鱼肉百姓,真是又可怜又可笑。

“除了强占民田,困缚佃户,孔府还在本县征了大量伴当。 ”郑铎说这件事时,表情有点玩昧。

曹文耀见他这样,不由问道:“什么伴当?说清楚些。 ”郑铎轻咳一声,道:“伴当就是孔府内的仆役,他们是从孔府佃户、庙户的子女中征选,都是孔家人强行挑选,对外宣称这是百姓家自愿服侍孔家的。

”“百姓怎会自愿叫子女去做他孔家的仆役。

”曹文耀叹了一声,内中情况,不问也知。 “父母若是不愿,孔家即拿人重责,打死不问。 ”郑铎冷哼一声,“曹营官可知,这些伴当大多只选七八岁孩童么。 ”曹文耀听后,眉头一挑,想到什么,不禁更是愤怒。 魏公公嘿嘿一声:“孔二公子可真是目中无人的很,明知咱家在这卖些货,也要叫捐。

对了,是什么名义的?”郑铎忙道:“孔胤植府上死了个老妈子。

”“咱家还比不上他一个老妈子啊。

”魏公公笑了起来,这位孔二公子真是有趣的很。

“公公,孔家势力太大,公公真要决意除了二公子,须快刀斩乱麻,千万不能留下痕迹。

”曹文耀此刻对于杀孔胤植已然没了心理负担,但于后果还是有些怕的。

“势力大,咱家就怕了他么?”魏公公缓缓踱步,“咱家背后站着的可是皇爷。

”这话说的自个都心虚,不用想,魏公公真要和孔府冲突起来,万历绝不会替他撑腰。

人二公子背后站的是圣人,是天下所有读书当官的人。 这些人,皇爷都怕呢。

郑铎上前一步,道:“禀公公,孔家势力虽大,但于这滕县却无多少人马。

属下秘查过,孔胤植县城府上私兵不过百多人。 若动作快,半个时辰便能灭了他满门。

”“二公子在滕县这三年,捞的怕也不少。 ”魏公公纠正道。

郑铎忙点头:“属下明白。

”魏公公很满意,想了想又道:“孔二公子不是派人到处催告嘛,咱家想,这百姓也不是个个都拿得出贡纳的,总有些没钱的吧。 所以,打明天起,你们多派些人手去和他们接触,倾听百姓的声音…只有到人民群众中去,才能知道人民群众想什么嘛。 群众的想法,能满足的我们要满足,不能满足的,可以请二公子帮着满足嘛。 ”…………作者注:前文一失误。 孔二公子名孔胤植,因避伪清雍正胤禛之讳,子孙替其改名衍植。

(前文已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