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端盘子”与“坐椅子”(二更)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98浏览

130,“端盘子”与“坐椅子”(二更)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看在老瞎本周均更七千多字的份上,没收藏的收藏一下,有推荐票和三江票的,投两票给瞎子吧!瞎子睁大眼睛看着你:)————————————————————————————————但米粉店迅猛的发展速度却出乎了她的意料。

在她刚答应加盟的那一天,王勃就在她面前上演了一场“蛇吞象”的戏码,成功“并购”了隔壁的“红红中餐馆”。

加入曾嫂米粉一个月不到,“曾嫂米粉”旗舰店的装修工作正式启动。

最初她以为只是小打小闹一番,却不想这家伙一到成市就拉着她朝麦当劳和肯德基跑,直言不讳的说“曾嫂米粉”的装修水准,将直接向这两巨头看齐,他将亲自打造中国的中式快餐!而后的跟名典的合作,到建材市场买材料,装修工的进场,看着原来破破烂烂的中餐馆在自己的见证下一天一个样,到现在变成了一个每天都能引来无数路人驻足观看的“成品”,一个不下于麦当劳和肯德基的营业场所,此时的田芯,真的是感慨万千,感觉就像跟做梦差不多。 “端盘子”和“坐椅子”虽然不一样,但“端盘子”也要看给谁端,在什么地方端。

要是能在成市最繁华的商业中心给麦当劳和肯德基端盘子,大概没人会认为那是一个下贱的工作,反而自豪,认为有格调,上档次,洋气无比的人会大有人在。 现在的田芯,便感受到了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她觉得,能够在这样的一个在四方前所未见,绝无仅有,可以媲美麦当劳和肯德基的场所上班,哪怕仅仅是当一个普通的营业员,她也不会认为是丢人的一件事了。

既然如此,田芯就准备过两天放假的时候回趟西云镇,向父母和盘托出自己目前的真实工作。 她以前一直欺骗她老汉儿田贵忠跟母亲姚淑琴说她在四方一个朋友的公司上班,田贵忠和姚淑琴就一直追问她朋友是谁,公司叫什么名字,在哪里,他们什么时候抽空去看一下。

田芯本来就是编的,哪里答得出来,只好支支吾吾的乱说了个名字胡混过去。 现在眼见旗舰店装修完毕,就差收银机和桌子板凳,田芯也就不担心告诉父母她具体的工作地点。 如果父母还有那闲心想参观参观,她倒是很乐意让二老进来“开开洋荤”的。 可是现在听王勃说旗舰店一时半会儿还开不了业,没钱买收银机和桌子板凳,田芯便有些傻眼。

她虽然只是一个员工,但却不是一个普通的员工。 这旗舰店的前前后后的整个装修,她全都参与了一遍。

如果说要在米粉店找一个对旗舰店最熟悉,最有感情的人,除了王勃本人,则非他莫属,连王勃的父母都没她对旗舰店上心。

“旗舰店只是‘曾嫂米粉’的一小步,却是我们所有人的一大步。 ”这话是王勃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其他人都不太在意,但跟着王勃去了趟成市,亲眼目睹了他三下五除二的将在她眼里困难无比的一件件大小事情有条不紊,信手拈来的一一搞定的田芯,却是深信不疑。 田芯对“曾嫂米粉”的未来怀有无比的信心,对王勃本人尽管口头上爱跟他抬杠,但在内心深处却对其打心底的佩服,深信他的未来不可限量。 既然如此,何不在其最困难的时候帮他一把?这便是田芯听说王勃缺钱后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

于公,她就在这里上班,米粉店好,她才能好,米粉店发展越快,作为最早跟着王**家的一批人,肯定也会水涨船高,受益不少;于私,现在让这家伙欠自己个人情,以后有什么事求在他的身上,他还好意思拒绝?锦上添花哪有雪中送炭好啊!见王勃拒绝了自己的提议,田芯也没放在心上。

因为尽管她知道母亲的存折上起码有两万多块钱,但能否顺利的“骗”出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一切还是要等钱到手了再说!“那行吧!我去上个厕所。 我还没在这里上过厕所呢。

听钟娘说安逸得很,我搞(试)一下到底是怎么一个安逸法喃!”田芯随口说道。

TOTO的卫具能不安逸嘛?王勃瘪了瘪嘴,嘴里却说道:“同去同去,我也没在这里窝过尿。

先撒把尿试试看是啥子感觉。 ”“去死!”田芯直接给了王勃的后背一拳。 和王勃越来越熟,特别是上次跟他从省城回来后,面对王勃的各种调戏,田芯便越来越不满足于过去的“逆来顺受”,有时也会主动的反击。 比如现在!“哎哟!”王勃摸着后背装痛,如小媳妇般的委屈道,“人家又没喊你跟人家一起窝,你窝你的,我窝我的,谁碍着谁啦?”说完之后,在田芯再次扬起拳头前,先朝“烟斗”那里跑了。 “哈哈哈……”旗舰店的大厅内响起了其余之人的欢笑声,就差喊“一起窝”了。 今天晚上是王勃的二舅曾凡佑请客吃饭的日子,下班之后,王勃一家连同小舅母钟晓敏,解英一起开始朝曾凡佑的家中赶。 五个人骑了三辆车,王勃的老汉儿载着他妈,钟晓敏载着解英,王勃自己单独骑一辆。

到了二舅家的时候,这里已经来了不少的人,他大舅曾凡恕和大舅母晁仲慧,三舅母柳娟,小舅曾凡嵩以及外婆。

三舅曾凡梦前段时间去外省打工去了,所以只来了三舅母柳娟。 两个娘娘和姑爷没见到,大概是没请,王勃也不方面问。

“王哥,姐姐和勃儿来了,稀客稀客!还有晓敏,你自己找地方坐哈!”穿着围裙的二舅母谢明芳还没等王勃一家人完全走进院子,就兴匆匆一脸堆笑的从厨房小跑着前来迎接。 “还在忙哇,明芳?要不要帮忙?”王吉昌朝谢明芳打着招呼,顺手将一包杂糖递给谢明芳“来,给莲儿买的!”“哎呀,每次来你们都要买东西,打空手来就行了嘛,还买东西!”谢明芳嘴里说着客气话,手脚却是不慢,迅速的从王吉昌手里接过杂糖。

说到买东西,前世的王勃一直对此颇有些“耿耿于怀”。 外婆的三个外嫁女儿,他母亲曾凡玉,二娘曾凡淘和小娘曾凡绣,每次回娘家,都会大包小包的给外婆和几个舅舅买东西。

因为有四个舅舅,所以同样一份东西需要买四份,然后单独再给外婆买一份适合老年人吃的东西。

东西的坏好,优劣,则根据各家的经济条件说话,但总会买,哪怕是一包白砂糖,绝不会出现回娘家打空手的情况。

给外婆买,天经地义,没什么好说的。

给小舅买,也在情理之中,因为三个姐姐包括她们的儿女每次回娘家,吃住全都在幺兄弟这里。 但是其余三个兄弟,也跟着幺兄弟平白无故的得一份,逢年过节倒也罢了,平时也跟着占便宜得一份,在王勃看来就有些“想不通”,觉得这违背了他心头的公平原则。

特别是二舅这种十几二十年,一顿饭都不请自己吃一次,过年钱从不给自己发一毛的,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每次几个姐妹回娘家,一家大小除了在幺兄弟屋头吃外,还大包小包的提着三个姐妹送的礼物,连吃带裹,王勃就有些看不过眼了。 王勃的母亲死后,他开始替代他母亲履行送礼的人情。

尽管看在已逝母亲的份上他无法取消掉这个回娘家给舅舅们送礼的传统,但是从送礼的价值上却分了好歹,给外婆和小舅送的,总是最好的。 这次回娘家,跟昨天去李桂兰屋头吃饭不同,王勃便没再操送礼的心了——有他母亲在也轮不到他来操这份闲心。 几人骑车经过化龙桥的时候,母亲说买几袋杂糖给舅舅们提去时,王勃真想说一声“妈,你现在在舅舅们眼里都是大款了,你一袋杂糖就把人家给打发了?就不怕人家背后说你是斗脚猪(吝啬鬼)?”不过基于“前世愤懑”的心理王勃并未开腔,只是提醒母亲该给外婆买一袋老年奶粉给老年人补补钙。

幺舅虽然也只能得到一袋杂糖,但是外婆跟着幺舅,给外婆买就相当于给小舅买了。

——————————————————————————————看来不给大家动力大家都不想投三江票哈!我也来悬赏一下吧,现在三江排名第四。 跟第三名差十几票。 如果第三,加更一章!第二,加更三章!如果第一,直接加更五章!初V高V都有票,每天都可以投哈!悬赏本周内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