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回 美逢美有意求婚 强遇强灰心思退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70浏览

第六十七回 美逢美有意求婚 强遇强灰心思退

,何惧西戎?你二人劳苦半天,且往后营安息。

”二将谢别正副元帅而去,只见焦廷贵已在帐中狂喊叫痛,又怪刘庆走脱不来帮助。

不表三人在后营安息,且说刘庆至帅堂缴令道:“小将奉令出敌,不意贼将大喊一声,犹如,幸得小将快驾席云帕逃生,战马已被打死,特来请罪。 ”元帅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何须请罪?刘将军且退回本寨,明日出敌,自有破贼之策。 ”刘庆告退。

不提宋军归队,再说贼将收军回营,稽查军兵,折了八千余人。 一进大营,来见孟雄元帅,禀知交锋情节,初阵打退二将,一将飞跑云头。 第二阵又冲出二员宋将,本事高强,不畏咆哮,只因宋兵甚锐,反伤去兵丁八千余人,今日只作败阵,望元帅恕罪。

孟雄听了冷笑道:“二先锋休奖宋兵之勇,反灭自己威风,且看本帅,明日亲临出敌,必定取胜。 ”次日西戎主帅挑点精兵三万,带领左右先锋,并百花女一同来至关前,喊杀连天。 宋阵中狄元帅自冲头阵,左孟定国,右沈达;中军石副元帅,领精兵三万;有杨文广督住后阵;号炮一响,二马齐出,狄元帅与西戎孟主帅两下交锋,各逞生平武艺,杀得尘扬丈余。

西夏阵中飞出左右先锋,宋阵中孟定国、沈达,也拍马出来接应。 后阵百花女催动数万精兵,杀上前来,宋阵中杨文广小将军,也催兵杀来。 此战真是将与将战,兵与兵斗,杀得征尘四起,雾锁长空,战鼓如雷,喊声大震。

当时两位元帅,刀斧交加,无分上下,你不饶,我不舍,战在一处。 狄爷想道:西夏贼将本领高强,难以取胜,不免用穿云箭伤他便了。 大刀一格,正要取出宝箭,只闻二个贼将,大吼一声,真觉震天响亮。

狄元帅也觉心惊,即忙收回宝箭,复又斗杀。 那王强、吴烈喊叫全仗元气精神,喊叫过后,渐渐疲困,必须养息一会,方能再喊。 此时连连杀喊,气力不支,抵敌宋将不住。 又有孟雄与狄青杀个平手,石玉一马飞出,大喝道:“逆贼体走!”举起双枪便刺,孟雄闪开,大斧架住,三马交战,孟雄怎能抵挡二般军器,渐觉两臂酸麻,不能抵敌,拍马而逃。 狄青指挥众兵追杀,西兵因见元帅败走,,四边纷纷奔逃。

后军百花小姐,一骑飞出,适值杨文广小将军拍马杀出。

百花女一见宋阵上一员小将,生得,不由心下惊骇。 那杨小将军亦是,一见女将生得,亦不觉骇异,暗想道:西域异邦,也有如此美色。

当时两下呆看,忽闻两边敌兵喊喝,二人方悟是在阵前。

各通姓名,百花女方知这位小将,就是杨元帅之子,暗忖:常闻杨元帅威仪凛凛,穆氏夫人美质无双,是以此位杨公子,如此美貌。

惟思奴自母亲早丧,随父南征,又遭丧败沙场,本国并无弟兄亲属挂怀,不如投降中国,得配此位小将军,胜做王后。 想罢,假意冲锋,不上数合,小姐拍马诈败而走。 奔至郊外无人之所,即抽转马头,杨文广追至,催马数步,大人喝道:“小贱婢休走,吃吾一枪!”言毕,照着面门便刺。 百花女用枪架住,呼道:“杨公子,休得动手,容奴奉告一言。 ”只说飞山虎未奉将令,暗驾席云帕见得众人得胜,心中暗喜。

正要跑下助战,只见杨公子追赶百花女,远远飞跑。

想道:杨公子乃是将门之子,但百花女乃一员厉害女英雄,况公子年轻,初上战场,倘有埋伏追赶进去,一有疏失,如何是好?我不如就在云端,一路随他跑去为是。 只见百花女回身向杨公子打躬,刘庆一看,早已会意,是他一心恋定杨公子了。

只闻百花女呼公子说道:“奴本是父母俱亡,更无兄弟亲属,有心归顺天朝,未知公子肯容纳否?”杨文广听毕道:“你果诚心归降,待我禀明元帅,约你回营,做个内应,不知你意下如何?”百花女四顾无人,开言道:“奴实心归顺宋室,惟思乃一个年青弱女,无可为依,欲托微躯于公子,未知尊意若何?”杨文广听了怒道:“你乃一个女子,不知廉耻,不凭媒灼而私议婚姻,有是理乎?”百花女听了羞忿,面上通红,呆了半晌无言,又呼公子道:“奴非私奔淫女,因父母俱亡,终身无所依靠,故忍垢含羞,反为自荐。

伏望公子谅情鉴察!”公子未及回言。 这时飞山虎按下云头,反吓得二人一惊。

刘庆笑道:“杨公子,既然百花小姐诚心归顺我邦,你亦何妨顺情俯就?况你二人皆是青年美质,堪为百年伉俪之好。

”杨文广道:“刘将军,此言差矣!他即是青年少女,也不该在阵上说婚,岂不羞惭!”随即催马回关而去。 刘庆道:“小姐既有实心归顺天朝,并公子婚事,都在末将身上,必不耽误小姐良缘。

”百花女听了,自觉羞惭,又闻刘庆将婚配之事,一力担承,便道:“既蒙将军鼎力玉成,不胜感戴。

日后倘有用奴之处,无不遵命,惟望将军回关,禀知元帅,实心归顺,不敢虚妄。 ”飞山虎允诺,说道:“此事一定圆成,小姐无庸疑虑,如此请回以待好音便了。 ”飞山虎仍驾席云帕,腾空而去。

百花女看见,不觉称奇。 且说刘庆回关,细将此事禀知元帅,狄元帅问道:“但未知杨公子意见若何?”文广道:“他乃敌国女子,况在阵上订婚,未曾禀知母亲,焉可行得?望元帅休听刘将军之言。

”元帅未及回言,有范大人笑道:“此乃是一场美事。 况此女今愿归降,并肯为内应,目下可以成功,与公子配姻,真乃,老夫定必与贤侄执柯,奏明圣上作主。

你言阵上招亲为非理,即杨元帅亦在阵上匹配穆氏夫人,是老夫目睹,贤侄休得推辞。

”杨青笑道:“范大人好记性,将老元帅四十年前招亲之事,又提一遍。 想吾老杨自随延昭老元戎镇守此关,算来已有六十二载。

人生在世,犹如一场大梦,回头一想,吾年已七十八了。

一吾劝贤侄,休得推却此段婚姻美事,范大人决不至陷你于不义。

”众位将军听了,人人喜悦,都道:“老将军之言是也!”杨公子道:“二位大人与元帅之言,小侄怎敢不依?”范、杨听了大喜。 是夜只因大胜回来,排筵犒赏不表。

且说孟雄败回营中,计点兵将,折去二万余人。

受伤者。 看来实难取胜,不如带兵回国,见了夏主,奏明求和。 吴烈、王强二先锋说道:“元帅不可因败灰心,不若明日再。

”百花女道:“不可,奴乃二次出师,看来不独狄青,即众将个个都是少年英雄。

兵精将锐,料难取胜,不如投降为上。

”孟雄道:“小姐高见,甚合吾意,明日收兵还邦。

”且说次日五更,夏营正要拔寨登程,忽一队军马来投伙。 此人姓牛名刚,在大狼山自与牛健分手后,又恐杨元帅领兵来征,故带兵丁回到磨盘山。 忽遇着庞福、庞喜,三人合住在磨盘山,打动抢夺居民。 李继英是五云汛千总,张文是守备,二人几次打退他们,正商议强盗盘踞在此,有害居民,不如禀明元帅,调兵征剿,不想牛刚三人,来投西夏。 孟雄正在打点动身回国,不意中得了数万兵来投降,三人即时拜见,孟元帅心中疑惑不定,细细盘问,方知他们原是强盗,随即收下录用。

重新整兵离营,尽数而出,单留一万兵与百花女在营。 却说狄元帅等在关前,有巡查军士,拾得百花小姐的箭书一封,始知磨盘山强盗投到西夏助战。

狄爷对石玉道:“此乃,何足惧哉!”忽又有继英、张文求见,请元帅发兵征剿山寇。

元帅说道:“山贼已投西夏去了,无须发兵。

”张、李大悦。 是日探子忽报西夏讨战,二位元帅随即分派四路军马迎敌,另点一军,暗抄后面,烧毁大寨,待他回营,无所住足。 未知宋、夏交战,谁胜谁败,且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