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4章 潜伏之棋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40浏览

第3514章 潜伏之棋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无道?嘿嘿……我对这个家伙也是有些兴趣的。 ”道吾说道,“既然他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那么跟他交流一下也无妨。 ”道吾虽然暂时不想显露自己的存在,但是已经被无道这个家伙感应到了,那么也只能交流一下再说,毕竟道吾对于无道也是有一些怀疑的,因为这个无道跟其他的纪元霸主有很大的区别。

既然道吾愿意跟秦朗进行交流,那么秦朗觉得试探一下道吾这一次的来意也是很有必要的,毕竟秦朗现在这个“无道”的身份还是有很大的迷惑性,相信道吾这个家伙现在应该还没有看出问题来。

道吾当初留下了一具臭皮囊,已经被秦朗进行了重新淬炼,而且现在还成了神木的形态,道吾怎么可能会想到眼前这个无道就是他曾经舍弃的臭皮囊呢?不过,道吾肯定是有些怀疑和疑惑的。

“无道……你是无道?”道吾的意志终于跟秦朗再度“见面”了,“无道是你的本来名字么?”“当然,无法无天,无法无道。 ”秦朗十分平静地应对着,“你就是冥威曾经的主人——道吾?”“我是道吾,道就是我,吾就是道!嘿,想不打你竟然自称无道,无法无道,跟我的道号有些相冲啊。

”道吾说,“不过,我向来有容人之量,既然你已经跟冥威交流过了,那么知道我是来自更高层次宇宙的强者,所以除非你得了失心疯,否则应该不想跟我为敌吧?”“不想!”秦朗十分干脆地回答,“虽然寻死有很多种方法,但是我并没有打算就这样去寻死。 知道你是第七层次宇宙的强者,所以我也知道还不是你的对手。 不过,我对于第六层次宇宙更加了解,或许可以帮你解决一些在这个层次宇宙中遇到的难题。 ”“难题?唔……对于我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所谓的难题。 只是,有些家伙曾经得罪了我,但是却躲藏起来了,我要将这些该死的家伙找出来,然后狠狠地惩罚他们,所以这个对我来说不算是太大难题,只是不想耗费太多时间去找这些家伙而已。 ”道吾所说的得罪他的人,大概就是指秦朗了。

“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为你去做这些事情。 ”秦朗自告奋勇地说,虽然显得太主动了一些,不过应该是很合乎道吾这种“上位者”的心态,让道吾真的以为秦朗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抱大腿了。 “唔……怎么,你想要成为我的棋子么?”道吾说,“冥威这一枚棋子,可是刚被我给舍弃了,你就不担心么?”“棋子之所以被主人舍弃,不过是因为没有足够的价值,但是我不同,我的价值可比冥威强大太多了。 ”秦朗如此向道吾说。 “很有道理!”道吾肯定了秦朗的说法,“不过,你是否有资格成为我的棋子,除了你的修为之外,我还想要知道你的来历!”道吾果然是怀疑秦朗的来历,不过秦朗早已经想过了,说道:“我本来只是一个寻常的纪元霸主而已,修为不如鹿野和冥威,也不想成就大事,不过我的机缘还不错,所以我跟一株神木融合了,而且这一株神木还是纪元霸主的修为,所以凭借这样的机缘,我轻松超越了冥威和鹿野,在他们双方的战争之中,我反而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嗯,我就是这样的来历。 ”秦朗所说的这些事情,道吾应该已经知道了,但就算是道吾再厉害,这个时候也无法推算出这个无道就是秦朗的一个身外化身,因为身外化身跟分身可是截然不同的存在,就如同两个单独的生灵个体一样。

何况,这个身外化身的来历也太匪夷所思了。

“唔……只是奇遇造就了现在的你么?”道吾的语气似乎带着浓浓的怀疑,“区区一个奇遇,你就斩杀了如此多的纪元霸主?将一个宇宙都变成了一个杀局?”“一个宇宙变成一个杀局?我哪有这样的本事!”秦朗赶忙推卸道,“我知道这个宇宙已经被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杀局,但是这事可不是我干的,我也干不了这样的事情。

”“不是你?那能是谁?”道吾更加疑惑了,他本以为这事就是无道干的呢。 “我也不知道是谁,但是我感应到了一股毁灭、终结的气息,我不知道这个气息的主人是谁,但是或许道吾你应该知道吧。 ”秦朗故弄玄虚,但是他知道这一次能够忽悠住人,这是因为秦朗所说的就是幻绝,而道吾曾经跟幻绝交过手,那么应该知道幻绝的存在。

果不其然,经过秦朗这样的‘暗示’,道吾立即猜测到了什么,冷笑道:“你所说的那家伙应该是存在的,但是既然他如此做了,为何要便宜你呢?”“便宜我?他可没有打算放过我呢,只不过他一定没有想到我已经跟神木融合了,这就意味着他动用的手段无法将我绞杀,因为我已经没有了血肉之躯,自然也就谈不上失去血肉之躯了。 ”秦朗向道吾解释说,“至于这里的好处,我当然不会放过的,难道我不应该从中捞取好处么?”有便宜不占岂不是成了王八蛋?秦朗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他就是用这个到来来糊弄道吾的,并且将一些阴谋的主使都推给了幻绝,因为幻绝大概是有能力做到这样的事情,而且道吾曾经也跟幻绝交锋过,知道幻绝的厉害,尽管道吾不知道幻绝的真正身份。 在秦朗看来,道吾就是需要锁定一个怀疑的目标,既然如此,那就索性将幻绝丢给道吾去烦恼好了,反正幻绝这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而且幻绝跟道吾本来也就是死敌。 “真是没有想到,你这厮竟然可以占到那家伙的便宜!”道吾哼了一声,“你可知道,那家伙可是隐藏在宙心地带中的神秘强者,不知道让多少强者丧命,你竟然能够在他的行动中渔利,你可真是胆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