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只怕招冤同行相护 自甘落魄失路谁悲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6浏览

第二十四回 只怕招冤同行相护 自甘落魄失路谁悲

,无啥人来搭耐装烟。 ”莲生笑道:“啥人要耐装烟嗄?’当时阿珠抽空回避。

莲生本已过瘾,只略吸一口,即坐起来吸水烟。

小红乃将翡翠双蓬蓬给莲生看。 莲生问:“阿是卖珠宝个拿得来看?”小红道:“是呀。

我买哉,十六块洋钱,比仔茶会浪阿贵点?”莲生道:“耐有几对莲蓬来浪,也好哉;再去买得来做啥?”小红道:“耐搭别人末去买仔,挨着我末就勿该应买哉?”莲生道:“勿是说勿该应买;耐莲蓬用勿着末,买别样物事好哉。

’”小红道:“别样物事再买哉(口宛)。

莲蓬用末用勿着。 我为仔气匆过,定归要买俚一对,多豁脱耐十六块洋钱。 ”莲生道:“价末耐拿十六块洋钱去,随便耐买啥。 该个一对莲蓬也无啥好,(要勿)买哉,阿对?”小红道:“倪是人也无啥好,陆里有好物事拨倪买?”莲生低声做势道:“阿啃!先生客气得来,啥人勿晓得上海滩浪沈小红先生,再要说勿好!”小红道:“倪末阿算得是先生(口夏)?比仔野鸡也匆如(口宛)!惶恐哉囗,叫先生!”莲生料想说不过,不敢多言,仍嘿然躺下,一面取签子烧烟,一面偷眼去看小红。 见小红垂头哆口,斜倚窗栏,手中还执那一对翡翠双莲蓬,将指甲掐着细细分数莲子颗粒。 莲生大有不忍之心,只是无从解劝。 适值外场报说:“王老爷朋友来。

”莲生迎见,乃是洪善卿,进房即说道:“我先到东合兴里去寻耐,说去哉。 我就晓得来里该搭。 ”小红敬上瓜子,笑向善卿道:“洪老爷,耐寻朋友倒会寻哚。

王老爷刚刚到该搭来,也拨耐寻着哉。 该搭王老爷难得来个(口宛),一径来里东合兴里。

今朝为仔倪请仔了、坎坎来一埭。 晚歇原到东合兴去。 洪老爷,耐下转要寻王老爷末,到东合兴去寻好哉。 东合兴匆来浪,倒说勿定来里啥场花。 耐就等来浪东合兴,王老爷完结仔事体转去来,碰头哉(口宛)。 东合兴赛过是王老爷个公馆。

”小红正在唠叨,善卿呵呵一笑,剪住道:“(要勿)说哉!我来一埭听耐说一埭,我听仔也厌气煞哉。

”小红道:“洪老爷说得勿差,倪是生来勿会说闲话,说出来就惹人气。 像人家会说会笑,阿要巴结!一样打茶会,客人喜欢到俚哚去,同得去个朋友讲讲说说,也闹热点。 到仔该搭,听仔倪讨气闲话,才匆对哉,再要得罪朋友。 耐说王老爷陆里想得着到该搭来嗄!”善卿正色道:“小红,(要勿)实概!王老爷做末做仔个张蕙贞,搭耐原蛮要好,耐也就哝哝罢。 耐定归要王老爷勿去做张蕙贞,在王老爷也无啥,听仔耐闲话就匆去哉。

不过我来里说,张蕙贞也苦煞来浪,让王老爷去照应点俚,耐也赛过做好事。

”这几句倒说得沈小红盛气都平,无言可答。

于是,洪善卿、王莲生谈些别事。 已近黄昏,善卿将欲告辞,莲生阻止了,却去沈小红耳边悄悄说了几句,听不出说的什么。 只见小红道:“耐去末哉(口宛),啥人拉牢耐嗄?”莲生又说两句,小红道:“来匆来,随耐个便。 ”莲生乃与善卿相让同行。

小红略送两步,咕噜道:“张蕙贞等来浪,定归要去一埭末舒齐。

”莲生笑道:“张蕙贞搭勿去。 ”说着,下楼出门。

善卿问:“到陆里?”莲生道:“到耐相好搭去。 ”两人往北,由同安里穿至公阳里周双珠家。 巧囤为王莲生叫过周双玉的局,引莲生至双玉房里。

洪善卿也跟进去,见周双玉睡在床上。

善卿踅到床前,问双玉:“阿是匆适意?”双玉手拍床沿,笑说:“洪老爷请坐囗,对勿祝”善卿即坐在床前,与双玉讲话。 周双珠从对过房里过来,与王莲生寒暄两句,因请莲生吸鸦片烟。

巧囡却装水烟与善卿吸。 善卿见是银水烟筒,又见妆台上一连排着五只水烟筒,都是银的,不禁诧异道:“双玉个银水烟筒有几花嗄?”双珠笑道:“故末也是倪无(女每)拍双玉个马屁哉囗。

”双玉听见,嗔道:“阿姐末总瞎说!无(女每)拍倪个马屁,阿要笑话!”善卿笑问其故,双珠道:“就是前转为仔银水烟筒,双玉教客人去买仔一只,难末无(女每)拿大阿姐、二阿姐个几只银水烟筒,才拨仔双玉。 双宝末一只也无拨。 ”善卿道:“价末故歇再有啥勿适意?”双玉接说道:“发寒热呀。 前日夜头,客人碰和,一夜勿曾因,发仔个寒热。 ”说话之时,王莲生烧成一口鸦片烟要吸,不料烟枪不通,斗门咽祝双珠先见,即道:“对过去吃罢,有只老枪来浪。 ”当下,众人翻过对过双珠房间。

善卿始与莲生说知:翡翠头面,先买几色,价值若干,已面交与张蕙贞了。 莲生亦问善卿道:“有人说,沈小红自家个用场大,耐阿晓得俚啥个用场?”善卿沈吟半晌,答道:“沈小红也无啥用场;就为仔坐马车,用场大点。 ”莲生听说是坐马车,并不在意。 谈至上灯时候,莲生要赴沈小红之约,匆匆告别。

善卿即在双珠房里便饭。

往常善卿便饭,因是熟客,并不添菜,和双珠、双玉共桌而食。

这晚双玉不来,善卿说道:“双玉为啥三日两头勿适意?”双珠道:“耐听俚呀。 陆里有啥寒热?才为仔无(女每)忒欢喜仔了,俚装个玻”善卿问:“为啥装病?”双珠道:“前日夜头,双玉起初无拨局。 刚刚我搭双宝出局去末,接连有四张票头来叫双玉。 相帮、轿子才匆来浪,连忙去喊双室转来。 碰着双宝台面浪要转个局,教相帮先拿轿子抬双玉去出局,再去抬双宝。 等到双宝转来仔,再到双玉搭去末,晚哉。

转到第四个局,台面也散哉,客人也去哉。 双玉转来,告诉仔无(女每);生来同双宝勿对,就说是双宝耽搁仔了,要无(女每)去骂俚两声。

无(女每)为仔台面浪转局客人来里双宝房里,勿曾说啥。 难末双玉勿舒齐哉,到仔房里,‘乒乒乓乓’损家生。 再碰着客人来碰和,一夜勿曾困,到明朝就说是匆适意。 ”善卿道:“双宝苦恼子。

碰着仔前世个冤家。 ”双珠道:“先起头无(女每)勿欢喜双宝,为仔俚勿会做生意,说两声;双玉进来到故歇,双宝打仔几转哉,才为仔双玉。

”善卿道:“故歇双玉搭耐阿要好?”双珠道:“双玉要好末要好,见仔我倒有点怕个。

无(女每)随便啥总依俚,我匆管俚生意好勿好,看匆过定归要说个,让俚去怪末哉!”善卿道:“耐说俚也匆要紧,俚阿敢怪耐!”须臾,用过晚饭,善卿无事,即欲回店。

双珠也不甚留。

洪善卿乃从周双珠家出来,踅出公阳里南口,向东步行。 忽听得背后有人叫声“娘舅”。

善卿回头一看,正是外甥赵朴斋,只着一件稀破的二蓝洋布短袄,下身倒还是湖色熟罗套裤,趿着一双京式镶鞋,已戳出半只脚指。

善卿吃了一惊,急问道:“耐为啥长衫也匆着嗄?”赵朴斋嗫嚅多时,才说:“仁济医馆出来,客栈里耽搁仔两日。 缺仔几百房饭钱,铺盖衣裳,才拨俚哚押来浪。

”善卿道:“价末为啥勿转去嗄?”朴斋道:“原想要转去,无拨铜钱。 娘舅阿好借块洋钱拨我去趁航船?”被善卿啐了一口,道:“耐个人再有面孔来见我!耐到上海来坍我个台,耐再要叫我‘娘舅’末,拨两记耳光耐吃!”善卿说了,转身便走。 朴斋紧跟在后,苦苦求告。

约走一箭多远,善卿心想:,到底有碍体面,只得喝道:“同我到客栈里去!”朴斋,趋前引路,却不往悦来栈,直引至六马路一家小客栈,指道:“就来里该搭。

”善卿忍气进门,向柜台上查问。 那掌柜的笑道:“陆里有铺盖嗄!就不过一件长衫,脱下来押仔四百个铜钱。 ”善卿转问朴斋,朴斋垂头无语。 善卿复狠狠的啐了一口,向身边取出小洋钱,赎还长衫;再给一夜房钱,令小客栈暂留一宿,喝叫朴斋:“明朝到我行里来!”朴斋答应,送出善卿。 善卿毫不理会,叫把东洋车,自回南市咸瓜街永昌参店,,没法处置。 次早,朴斋果然穿着长衫来了。

善卿叫个出店,领朴斋去趁航船,只给三百铜钱与朴斋路上买点心。

赵朴斋跟着出店,辞别洪善卿而去。 第二十四回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