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可以 想起他,你怎么不笑了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100浏览

本来可以  想起他,你怎么不笑了

张祎凡的同桌是个矮小的女生,短短的头发有些泛黄。

她回头叫那个小男生,陈抒之,这道题怎么做?那个叫陈抒之的小男生拿过来三下五除二就罗列出了计算步骤,在结果处习惯性地画了一个圆。 矮小的女生拿到结果,惊讶地说,我和张祎凡都没算出来,你怎么这么容易就算出来了啊?张祎凡回头一个灿烂的笑,谢谢啊!陈抒之摆手,没什么,以后有事找我就行了。

然后厚脸皮的陈抒之居然脸红了,张祎凡当然看得见,转过头哈哈笑。 陈抒之没想到,眼前这么文静的女孩子居然会笑得这么爽朗。 对,张祎凡从来都不是个温柔的女生,她是个从小娇贵惯了的女孩子,天不怕地不怕,性格女汉子,一天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笑。 后来的张祎凡曾经问过陈抒之,我们还是普通的同学关系该有多好,至少不会有欺骗,至少以后相见还是会开怀大笑,彼此无间,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个样子?张祎凡只记得陈抒之冷漠地伫立着,一言不发。 也许这一幕只发生在张祎凡的梦里,因为张祎凡从来没有真的这么质问过陈抒之。

不过陈抒之的确总是这样,稍有不顺就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张祎凡还因为这个冲陈抒之吼,你不会哄我吗?你不知道这个时候男孩子应该耐着性子哄女孩子吗?你怎么总这样?那个时候,陈抒之会盯着张祎凡憋红的脸蛋几秒钟,然后大笑着搂张祎凡入怀,任由她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不太强壮的胸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