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报:食品添加剂当前 我们拒绝“卑贱”宿命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12浏览

羊城晚报:食品添加剂当前 我们拒绝“卑贱”宿命

  可口公司生产的零度可口原液在台湾被检出含3种防腐剂,其中一种在台被禁用,另2种含量超标。

可口台湾分公司称,该批原液并非台湾采购,是不小心误送到台湾,该配料在中国内地属于合法。 食品安全专家和可口公司均称该防腐剂安全。

(据《羊城晚报》)  在面前,我们早已成了惊弓之鸟。

不是我们杯弓蛇影地自己吓唬自己,实因动物凶猛,羸弱不堪的监管难堪大任,而公众自己又缺乏相关的专业知识。 在这种情况下,稍有风吹草动,公众那颗伤不起的心就隐隐作痛。   痛苦未有竞时。 可口公司的防腐剂风波,又一次揭开了我们的伤疤。 虽然该公司宣称防腐剂在大陆是“合法添加”,而且“完全安全”,专家也不失时机地站出来帮腔为其背书,但“合法”或许没错,至于安全与否,恐怕就不是自说自话能平息公众的疑窦了。

  事情总是怕比较。

我们想不通,为什么同样的防腐剂,在台湾视为非法,在大陆却是合法?同样的身体,我们为什么要承受更危险的安全系数?纵然“完全安全”,但两相对照下的心态失衡,显然比防腐剂造成的危害更锐利,我们法容忍自己陷入“卑贱”的境遇。

  所有的怨愤,都直接指向了目前的标准。

这种既幽怨又愤懑的心情,显然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桩桩件件的丑闻,以不绝如缕的方式日复一日地增加着公众对于食品安全的忧惧之情。 目前的标准还有多少公信力,在现实中还有多少指导性和执力?不客气地说,它俨然成为了一个装饰性标准。

  在标准本身权威不彰的情况下,可口公司连同专家的说辞,绝难在公众那里赢得说服力。

人们自然而然地会想,这个千疮百孔的标准,又一次让我们失望,让我们变得卑贱。   近几年来,标准在修修补补中维持着风雨飘摇的局面,三聚氢胺消失了,增白剂也消失了,但这都是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和漫长的时间成本之才得到的制度性福利。 而还有多少形迹可疑的添加剂堂而皇之地混迹于标准之列,没有专业知识的公众并不知情。 我们总是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才恍然大悟,哦,原来还有这个诘屈聱的化学物品成为漏网之鱼。

我们总是猜不中开头,也猜不到结尾,没人知道下一个危险将在何时惊悚现身。   在成为公众心结的时候,我们看不到添加剂标准自我净化和自我提升的能力。 食品监管部门总是事前迟钝,事惊慌,很多时候它急不可待地为自己辩护,证明了其从心底里缺乏见贤思齐的品质。

它永远羞于解释,为什么人家的标准那么严厉,而我们的却是那么宽松?相关新闻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