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诡事》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生子二虎)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58浏览

《黄河诡事》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生子二虎)

《黄河诡事》小说简介《黄河诡事》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悬疑灵异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我爱小西瓜,小说主人公是生子二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爷爷说,我是被一口棺材从黄河上游冲下来的,命格薄,这辈子都不要靠近黄河,可是阴差阳错的是,我偏偏在黄河里惹上了一具绝美女尸……从此之后,我踏上一条不寻常的路:三下地府、四问龙宫、地下尸城、无人村庄等等怪事接踵而至。

...《黄河诡事》第八章河神讨债免费试读听到黄端公说出事了,我心里好奇,开口就问说:“出什么事情了?”黄端公接着悠悠的开口说:“你爷爷把你抱回去的第二天,就下起了大雨,而且一连下七天,黄河水都把村子给淹了,我们不得已就躲到了后山上,可是邪门的事情,在后头,因为当时你也小,哭着喊着说饿。

你爷爷就想着去给你找点吃的,但其实你爷爷当时就觉得这场大雨有些邪门,就喊上我一块去,说到时候给看看。

就这样,我和你爷爷到了村子里,整个村子基本上被淹没的差不多,我和你爷爷到了你家门口,进去寻摸点吃的,只是刚寻摸到一些粮食,等出门后,我和你爷爷同时被吓的的面色苍白。 ”黄端公说着话,脸上还浮现了恐惧的神情,看来当年那一幕,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秦缺的表情倒是看不出深浅,只是让黄端公继续往下讲。

黄端公说:“当时出来后,我们就看到一口棺材停在家门口,而这口棺材就是我们抱走张生的那口棺材。 说来也奇怪,当时外面水流湍急,唯独这口棺材,稳稳当当停着的。 ”我都不自觉地深呼吸口气,的确觉得有些邪乎,我迫不及待的问说:“那后来呢?”黄端公则是继续说:“我当时就告诉你爷爷,说是黄河河神来讨祭品了,要不然把娃娃还回去?”黄端公说到这,还看了我眼,说,张生,你也不要怪我,我本事微薄,当时也没办法。 我嗯了声,这事情都过去了这么多年,我自然是怪不了黄端公。 而且我现在好好的,肯定说明,我爷爷当时没有把我还回去。 我直接问端公说:“后来我爷爷是怎么把这件事情解决的呢?”黄端公眼神中透露出一点敬佩说:“不得不说,你爷爷还是很有魄力的,说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算是河神也不能给,于是转身就进入屋内,当着我的面把那口浮在家门口的棺材给劈了个稀巴烂。

劈完之后,原本大雨滂沱的天,慢慢地就转好,后头黄河的洪水也退了,后头,你爷爷还和我说,我什么狗屁河神,老子看就是有妖物在装神弄鬼,其实我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隐隐不安,原本以为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该结束了,可是没想到的是,‘债主’还是找上门来了。 ”黄端公神色变的暗淡了下来,叹口气缓缓的说,张生,其实这件事情,我和你爷爷本打算带进棺材里的,谁都不说的,可是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不说也不行,刚好秦先生也来了,说不定还能救你一命。

我目光看向了秦缺,秦缺也给了我一个眼神回应,这样倒是让我心里变的安稳了几分。 黄端公和我说的这件事情,我爷爷的确从来没有和我说过。 现在想起来,我爷爷的确为我付出了很多。

秦缺在这时候,接着问黄端公说:“那十四口棺材的事情,他爷爷知道吗?”黄端公面色变了变,随后摇摇头。 秦缺嗯了声,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对黄端公说,你要是还想起什么事情的话,随时来找我。

黄端公说了声好。 秦缺喊上我,就带着我往外走去。

此时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其实按照黄端公的说法,我只是黄河的一个祭品,难怪这些年来,爷爷一直不许我去黄河边,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这个。 而且现在我的仇人居然是河神,我怎么可能斗的过。 秦缺见我有些失神,就对我说:“张生,你是不是在想河神的事情?”我嗯了声,没有隐瞒。 秦缺忽然顿住脚步,盯着我看着,那双眼睛,在夜色里变的异常的亮眼,我忽然对秦缺说:“师傅,你本事那么大,你要不要去问下河神,看看我是不是祭品?”其实这样想,我爷爷算是间接性给害死的。 秦缺面色正了正,对我说:“张生,黄河河神都是由东海龙宫指派的,所以当年的河神,未必是现在的河神,还有张生,不管你是不是祭品,既然你活了下来,从今往后都要好好活下来。 ”秦缺的声音说的铿锵有力,最后问我说:“张生,你听见了吗?”我回答了句,说听见了。 等到了家中后,秦缺让我好好睡一觉,那十四口棺材,明天暴晒一天后,明晚上就下葬。 我说好。 秦缺离开后,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觉。

等第二天起来后,整个人都没有精神,这一天的阳光还是很强烈,我把盖在十四口棺材上的黑布给拿走,好让他们在阳光底下暴晒。

只是当我把黑布都掀开后,我怔住了几秒。 因为我忽然发现,这十四口棺材的棺材盖全部没有打开。 我脑海里忽然窜出一个念头,想着,要不要把棺材打开看看。 我心里憋着一口气,因为这十四口棺材,代表着的也是厄运,想着,我就动手打开了其中一口棺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棺材给打开,可刚打开一道缝隙,我往里面看了眼,顿时整颗心都骤然收缩。 我立马把棺材盖好,呼吸都忍不住变的急促了几分。 此时天气的温度,起码有个二三十度吧,但是我却忽然感觉浑身冰冷。

我师傅秦缺这会也不在,我自己更是不敢轻举妄动,我一直忍着心里的恐惧,到了晚上。

大概是晚上八点的样子,我师傅来了。 见到他来后,我立马迫不及待的,走到了我师傅的面前。

我还没说话,秦缺就对我说:“张生,你左边眼角眉毛上的伤口从哪里来的?”我听到秦缺这样说,顿时就怔住了几秒,随后用手摸了下,顿时就感觉到了疼痛。

我转身就跑到屋内照镜子,就发现左边眼角眉毛之上,有一道划痕,貌似还有鲜血渗出来,我用手擦了下,又跑了出去。

秦缺还在原地等我,我开口就把今天开棺材的事情,和秦缺说了。

还说这道划痕,可能是在弄棺材时不小心给划破的。 秦缺脸上忽然浮现了怪异的神情,说:“你确定你打开棺材后没有眼花?”我对秦缺说,我不可能眼花的,我眼花谁都不可能眼花她的,那可不是一般人,毕竟那是河神的妻子。 是那具栩栩如生的绝美女尸。

我接着问秦缺说:“师傅,现在该怎么办?”秦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接着就说了句让我不知所措的话来。 小说《黄河诡事》第八章河神讨债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