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 留下祸害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114浏览

第1039章 留下祸害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刘京咬牙切齿的盯着离开的两个人,心里骂了一句这他妈的算什么兄弟?就因为他们清楚李唯全的倒台意味着他们刘家也会受到牵连,凯家和李唯全相继出事儿,这对于他们刘家而言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刘家是靠着李唯全这个后台和凯总这个牵线人混饭吃的,这一下两方面都垮了,刘家肯定也很难继续混下去了。

没有人会傻到这个时候还和刘家绑在一起,所以小义他们今天来也算是告别一下,估计家里人也给他们敲响了警钟,让他们少和刘京来往,以免被牵连。 刘京这边仍然没有消停,两个所谓的好兄弟离开之后,刘父就带着人出现在了医院。

几个手下进入病房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带刘京离开。 刘京大声呵斥:“你们有毛病啊!干什么呢!看不见我身上还有伤呢?是不是想让我死啊?”“吼什么吼!就这么点小伤你至于吗?!”刘父厉声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躺着浪费时间?我告诉你,现在李唯全已经进去了,天海市领导班子那么多人都没能把他给捞出来,你想想我们家的严重下场吧!”刘京冷哼一声:“你做的那些事儿不干净,现在知道连累我了?”“你花老子钱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老子的钱是不是来的足够干净!少他妈给老子废话,现在马上收拾东西跟我走人。

”刘父道:“我还不想让你栽在国内。

”“去哪?”刘京反问。

“先别那么多事了,先跟我去东南亚国家躲几天再说。

”刘父道:“我已经安排好了,有车会送我们一直到南境,我们需要非法出境,现在和李唯全有联系的商人恐怕都已经被列入了黑名单里。

”刘京无语的看了父亲一眼:“东南亚的国家?你就不能安排一下去欧美的国家吗?东南亚的国家有个鬼啊!去那么个热死人的地方有毛病吧?”“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以为自己有选择的权利呢?“刘父真觉得自己这个儿子不可理喻啊,脑子简直就是进水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挑地方呢?要知道他们现在能逃出境就已经很不错了。 一旦李唯全完蛋,他们通过李唯全关系的所有非法获利都会查出来,那个时候想去东南亚恐怕都没机会了。

刘父现在就是要和时间赛跑,要赶在李唯全什么事情都撂出来之前离开天海市,离开华夏,那个时候他才有主动权呢。 “我这辈子就是欠了你的,才会投胎到你这么个不靠谱的老子家里!”刘京戾气横生,他从来都不会去想如果没有他老子自己会不会活的那么潇洒,他只会抱怨。

当刘京拿着他父亲赚的那些不干净的钱挥霍的时候,从未想过自己应不应该花这些钱,也从未想过他父亲这些钱是否干净,他依然是抱怨着钱不够花,他希望自己能够跟华夏那些首富之子似的,可以肆无忌惮的花,可以整天玩儿网红。

他一直都不觉得自己的出身有多好,一直都不觉得他父亲给他创造的条件有多好。

现在想让他跑路?哼,没门儿!刘京早就发过誓了,若是不能把凯歆征服在他的脚下,他就绝对不会离开天海市的,为此他宁愿承担所有的风险,也绝对不会放过凯歆。 只不过现在他没有机会逃走,只能想办法在路上找借口逃走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刘京非常配合父亲逃离了医院,在前往国道准备南下的路上,刘京嚷嚷着肚子疼要找地方去卫生间。 刘父不得已让人找到一个公共卫生间停下,刘京下车钻进卫生间之后十几分钟都没出来。

刘父担心儿子出事儿,立刻带人去卫生间寻找,可是再也没有寻找到人。

当这个绝望的父亲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发现他安排的两辆送他们离开的车已经被开走了一辆!留在外边的几个手下实话实说,是刘京来把车开走的,他们不敢对刘大少爷怎么样,只能任凭他胡来。 刘父差点就吐血了!若是平日李唯全没出事儿也就罢了,刘父给刑警队那边打个招呼找熟人查一下车牌就能找到刘京的位置。 可是现在出事儿了,李唯全都栽了,谁还会给他姓刘的面子,他这条李唯全身边捧臭脚的丧家犬现在肯定是人人喊打啊。 刘京逃走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留下来找到凯歆,他不管现在多么大的阻力,既然要逃走了,那他就要坐点平日里不敢做的事情。

如果让他找到凯歆和那个奸夫,他会想尽一切可能的杀掉他们!只有做掉了那两个人,刘京才能心安理得的离开天海市。 当然,如果只是杀掉那个赵逍遥,可以把凯歆携带上一起离开天海市就更好了,反正凯歆现在就算被他给弄走了也没有人会追查吧?想到这里刘京整个人就热血沸腾了,没错,他要杀了赵逍遥,然后把凯歆绑了一起离开天海市。 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活的心安理得。 这种变态的思想一旦在人的内心开始萌生就不可能打压下去,现在刘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了,所以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心理变态的状态下。

他那种报复的心态已经彻底的将他整个人都改变了,比起以前那个乖张跋扈的刘京,他现在又多了一份阴狠之心,他想杀人,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念头。

当然,现在赵逍遥和凯歆可没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也完全没有担心过会有人找到这地方。 今天这种场合他们更是没有心情去考虑自己所处在的危险环境,他们的关注度都放在了推门进来的周呈宣和苏晴的身上。

说真的,没有人见过苏晴今天这种紧张的状态,就连陈鱼跃都有点不认识她了,自从苏晴进门之后,全身上下每一寸的肌肤就没有放松过,那种紧张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看的出来的。 “苏晴,你来了。

”苏和伟也看得出苏晴的紧张,但是他也没好到哪里去,一想到苏晴一会儿还不知道怎么面对许慧欣,他心里就没底儿。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没有人能知道,他们能做的就只是顺其自然,尽可能的不要让大家感觉到拘束,可惜人们越是这样想的时候就越是容易让自己变得拘束,至少今天在场的这些人都是这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