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恋你的一切季景炎,季语艺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150浏览

优质推文《痴恋你的一切》主角是季景炎,季语艺的小说,是由网络大神MORE创作的短篇类小说,痴恋你的一切文章讲述了:他,是娱乐文化公司的老总;她,是艺人;他,已婚,却发现爱的是她;她,痴恋他,却暗藏不吐;这样的纠葛之下,终究还是敌不过爱情的力量;走在一起,终不过是最简单却也最艰难的逾越!精彩章节安城漆黑淡漠的眼底,忽明忽暗,看不清神情。

嘴角凄然一笑又勾作一贯的弧度,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无力地垂下嘴角。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只作不经意的模样,“你知道,什么叫爱情吗?”那抹不知名的情绪就那样化开在唇间。

“其实我也不知道,听说,微凉如梦。 ”她自问自答。

听说,微凉如梦。 如果你也听说,请你告诉我。 正在此时,手机屏幕忽地亮了一下。

驾轻就熟地滑了一下,一条短信映入眼帘。 只有短短地几个字,咖啡厅见,发件人是菲菲。

面对这样的短信,她一笑而过,随即勾起一抹澄澈的光芒,落在安城的眼上。 毕竟,她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也无需拒绝,她倒想看看,表面上温柔可人,面对自己,会是怎样的她拭目以待。

“待会陪我去一个地方吧。 ”安城轻声应了应,目光温柔地看着她。 她毫不示弱地用有些调侃的眼神,紧紧地将目光锁在安城的双目之间。 “走吧。 ”说着,便欲起身。

小心地拉开椅子,在刹那间,一双强有力的手扶住了她。 脚间的疼痛感再一次袭来,隐隐作痛,就像一块小小的石头扎进肉里般地疼痛,虽小,却钻心。 语艺顺理成章地接受了他的搀扶,却走的异常辛苦。

她应约来到了咖啡厅,刚进咖啡厅,便看到了菲菲。 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在看见她和安城后。 眸子中闪过一抹惊异和嘲讽。

她和安城也坐在了菲菲的对面,没有半分客气,等着菲菲的开口。 “你搬出去住吧。 ”菲菲端起咖啡,形成优美的弧度。 这语气,仿佛自己是家里的女主人一般。 语艺清浅一笑,不惧,反倒怡然自得地答道,“季景炎都没还赶我走,你有什么资格?”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 放下咖啡,明媚的眼波中流转出得意,“我这话可是代表景炎说的。

”语艺睫毛颤抖,心里有些隐隐作乱,张口便道,“你胡说,怎么可能。 ”心里有些慌乱,她有什么能够和眼前的女人比,她只是季景炎在自己十岁那年所救的人,而眼前的女人,却是季景炎明媒正娶的妻子,但是她还是不免有些怀疑那句话的真实性。

或许……季景炎真的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呢。

菲菲没有理会语艺的反驳,只是静静地品尝着面前的咖啡。

“你和景炎这么多年的父女了,我想你应该清楚他的性格,有些话,不必明说,明说了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唇角一动一动地,她却听不清菲菲的说话了,恍如隔世。

是的,季景炎怎么会忍心当面对她说出这么残忍的话呢,他会给她最好的照顾,或许他真的是这样想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这时,一向沉默的安城倒开口了,“如果,他真的有这么说过,让他亲自开口好了,何必让你传话。 ”神色仍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么的淡定。 菲菲的脸色变了变,嘴角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又恢复了温和的模样,对着语艺丢下一句,“那好,这可是你选择的,不要后悔。

”说完,踏着高跟鞋便离开了咖啡厅。

而她则是仍在发呆,双目无神,似乎还沉溺在刚才的对话中。

“现在可不像你?”“你了解我吗?”语艺轻哼了一声,有着不屑的语气,苦涩的笑就那样僵在嘴角。 “我不了解你,但是,至少我看到的你,是美好的,是自信的,绝不会像现在这样。

”“你认识我才几天。

”这时,她应该开心不是吗?可是,她为什么笑不出来,已经达到了她想要的了,不是吗?美好的,自信的形象已经刻在了众人的眼里,这样不是很好吗?可是,她总觉得心里空空的,好像缺了一块似的。

“你等我下,我马上就来。 ”安城丢下一句话,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了。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只见安城拿着一个盒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动作轻柔地打开盒子,一双算是精致的鞋子一下子就闪到了她的眼睛。

说实话,季景炎的世界,她从未涉及过,季景炎只是给她无限的疼爱。 每次都停驻在边缘,无法踏足,所以,她只能在一旁默默地观望,对他,她可以说不了解,只是知道他的一些喜好习惯罢了,这些,应该不算了解吧,更加没有什么清楚可言了。 他给她的,是最好的,却不是她最想要的。 或许有一天,季景炎知道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是一笑而过还是一如既往的疼爱。 只有,时间,会给她答案。 “试试看吧,合不合脚。

”安城直接忽略了她眼里的惊讶之色,温言道。

动作小心地将脚从高跟鞋移到了拖鞋里,红肿的脚愈加明显。

“嗯。

”语艺的嘴角微微翘起,挂着一抹清洌的笑,像是花儿开在春风里。 没想到安城还是一个外冷内热的男人呢。

“既然脚受伤了,就不要穿高跟鞋,对恢复不好。

”安城仍然低着头顺手把高跟鞋放在那个盒子里,开口道。 “现在有没有感觉舒服点。

”安城的眉头竟微微皱起,又担心地问道。

看着安城皱眉的样子,竟和季景炎有那么一些神似。 “嗯,好多了。 ”又忽地盯着安城的眼睛,说了一句,“谢谢。

”语艺总觉得安城这个男人让她看不懂。 “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顿了一下,又突然意识到什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他们并没有直接从咖啡厅的正门出去。 反倒是安城像是刻意避过什么似的,扶着她从侧门出去了。 刚一出来,安城就顺手地拦了一辆出租车,小心地和她坐了上去。 出租车上的气味让她的头晕晕乎乎的,有一种恶心呕吐的感觉,闷闷的味道更是让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她从小便有一个不好的习惯,那就是晕车,无论她坐什么车都会觉得不舒服。

竭力地克制住胃里不适的感觉,顺势将头靠在了安城的肩上,尽量不让不适感爆发出来。

安城察觉到她的异样,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指尖冰凉的触感,传至掌心,安心的感觉窜上心间。

终于,出租车在一处较为偏远的地方停下了。 在她眼前,是一片一望无垠的花的海洋,传来一阵阵奇异的香味,不是浓郁的玫瑰花香,也不是那种淡淡的香水花香,而是一股带着凉意的清香,沁人心脾,就像是水花洒在脸上,那种清凉的感觉,直抵心田,又像是少女初恋的味道。 “哇,好美。 ”语艺轻闭上双目,不由得感叹出声。 要不是她现在脚不方便,肯定会跑去零距离的拥抱这花海。

微微仰头地45度侧脸,此时的语艺,像极了安城心中最爱的那个女子。 穿过层层花海,一处小型的房屋映入眼帘。

“进去吧。 ”安城淡淡地对着她说了一声,又扶着她。

映去她眼里的,分明是一个小型简陋工作室,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台电脑,还有一大堆稿子,并不像其他男人的居室一样乱糟糟的,反倒是整洁得很。

“这些,都是你写的?”指尖不由得落在电脑旁堆的稿子上,磨砂的触感倒有些触动她。

安城突然有些不知所措,用愉快的速度将电脑旁的那堆稿子整理了一下。

顺手放在别处,模模糊糊地回答了一句,“嗯。

”她也不见外,大方地坐在了那张床上。

恍惚间,她好像看见床单下面有一件女士衬衣,白色的。

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视线便移向他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