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禹锡《浪淘沙》全诗赏析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145浏览

刘禹锡《浪淘沙》全诗赏析

汴水东流虎眼纹,清淮晓色鸭头春。 君看渡口淘沙处,渡却人间多少人。

作品赏析【注释】:  这是一首怀古。

题中的汴河,唐人习指隋炀帝所开的通济渠的东段,即运河从板渚(今河南荥阳北)到盱眙入淮的一段。

当年隋炀帝为了游览江都,前后动员了百余万民工凿通济渠,沿岸堤上种植柳树,世称隋堤。 还在汴水之滨建造了豪华的行宫。 这条汴河,是隋炀帝穷奢极欲、耗尽民膏,最终自取灭亡的见证。 诗人的吊古伤今之情、历史沧桑之感就是从眼前的汴河引发出来的。

  首句撇开隋亡旧事,正面重笔写汴河春色。

汴水碧波,悠悠东流,堤上碧柳成阴,柔丝袅娜,两岸绿野千里,田畴相接,望中一片无边春色。 悠悠而去的汴河流水,引人在想象中瞩目于两岸千里春色,使本来比较抽象的“无限春”三字具有鲜明的形象感,不着痕迹地过渡到第二句。 《杨柳枝》说:“炀帝行宫汴水滨”。 第二句中的“隋家宫阙”即特指汴水边的炀帝行宫。 春色常在,但当年豪华的隋宫则已经荒废颓败,只留下断井残垣供人凭吊了。

“已成尘”,用夸张笔墨强调往日豪华荡然无存,与上句春色之无边、永恒,形成怵目惊心的强烈对照,以见人世沧桑、历史无情。 “台城六代竞豪华,结绮临春事最奢。

万户千门成野草,只缘一曲后庭花”(刘禹锡《金陵五题·台城》),包含在“隋家宫阙已成尘”中的意蕴,不正是这种深沉的历史感慨吗?  一、二两句还是就春色常在、豪华不存这一点泛泛抒感,三、四则进一步抓住汴水春色的典型代表──隋堤柳色来抒写感慨。 柳絮春风,飘荡如雪,本是令人心情骀荡的美好春光,但眼前这汴河堤柳,却绾结着隋代的兴亡,历史的沧桑,满目春色,不但不使人怡情悦目,反而让人徒增感慨了。 当年隋炀帝沿堤树柳,本是为他南游江都的豪奢行为点缀风光的,到头来,这隋堤烟柳反倒成了荒淫亡国的历史见证,让后人在它面前深切感受到豪奢易尽,历史无情。 那随风飘荡、漫天飞舞的杨花,在怀着深沉历史感慨的诗人眼里,仿佛正是隋代豪华消逝的一种象征(杨花的杨与杨隋的杨也构成一种意念上的自然联系,很容易让人产生由此及彼的联想)。

不过,更使人感怆不已的,或许还是这样一种客观现实:尽管隋鉴不远,覆辙在前,但当代的封建统治者却并没有从亡隋的历史中汲取深刻的教训。 哀而不鉴,只能使后人复哀今人。 这,也许正是“行人莫上长堤望,风起杨花愁杀人”这两句诗所寓含的更深一层的意旨吧。

  怀古与咏史,就抒写历史感慨、寄寓现实政治感受这一点上看,有相通之处。 但咏史多因事兴感,重在寓历史鉴戒之意;怀古则多触景生情,重在抒今昔盛衰之感。

前者较实,后者较虚;前者较具体,后者较空灵。

将李益的这首诗和题材、内容与之相近的咏史七绝《隋宫》略作对照,便可看出二者的同异。 《隋宫》抓住“春风举国裁宫锦,半作障泥半作帆”这一典型事例,见南游江都所造成的巨大靡费,以寓奢淫亡国的历史教训;《汴河曲》则但就汴水春色、堤柳飞花与隋宫的荒凉颓败作对照映衬,于今昔盛衰中寓历史感慨。

一则重在“举隅见烦费”,一则重在“引古惜兴亡”。

如果看不到它们的共同点,就可能把怀看成单纯的吊古和对历史的感伤,忽略其中所寓含的伤今之意;如果看不到它们的不同点,又往往容易认为怀古诗的内容过于虚泛。

怀古诗的价值往往不易被充分认识,这大概是一个重要原因。

  (刘学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