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世烟火 《旷世烟火》第二部第17章 关中瑜笑了:“怎样,难道决斗吗?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36浏览

旷世烟火 《旷世烟火》第二部第17章 关中瑜笑了:“怎样,难道决斗吗?

因为地处瓯江的入海口,瓯江大量的泥沙冲击,洞天岛周边的海域并没有湛蓝的海水。

但是这种混黄的海水和周边赤黄的礁岩倒反在色泽上让人有浑然一体的感觉。 此刻,天边的云层很厚,压得关家两兄弟的心情也异样的沉重。

还是关中瑜先开的口:“三哥,我知道当年你为何匆匆离家参军的真正原因,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在别的事情上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为何这事,你就是不敢说?就是一直没有行动?如今我有心思了,你又窜出来掺和?”关中天对着被厚云压得似乎低矮了很多的海面,长长叹了一口气:“小弟,你不觉得我们关家的男人在这方面似乎天生就缺点什么吗?我知道我一直没有勇气,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所以,我逃避。

但是,这些年,你不是几乎都在楠枫,都在嘉宁么?为何你不勇敢些?”关中瑜一听,情绪开始有些激动:“是的,我知道我也曾经迟钝,但是,你现在不是看见了吗?如果我不勇敢,没有真心或者真情意,那么我会一路从霞枫、到东瓯城再到这人生地不熟的洞天岛吗?如果不是为她,我会再跟着她到这天偏地荒、鸟不拉屎的‘八仙岙’来?她身上就是有一种魔力,这股魔力会让你忘我,会让你不去想其他的一切。

不管她过往如何,不管她是不是寡妇、有没有孩子,你就会觉得跟她在一起,别说你能不能保护得了她,你倒反能从她身上看到力量,看到激励。

这种魔性,真的是别人所根本没有!我珍爱她,更佩服她。

在她面前,我常为自己是堂堂八尺男儿感到羞愧!但现如今,这种羞愧早已经化为另一种力量:和她一起,度过所有的难关,包括改变自己对情感和对生活的种种不勇敢!”关中天侧过头,看着小弟的脸上放出了不一样的光彩,他渐渐明白,朝夕相处所产生的情感力量,不是他那种压制在内心深处的情感所能相抗衡的,所有的默契、所有的和谐、所有自然而然的亲近和步调一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得到的。

小弟听完他刚才对徐逸锦多年的隐秘情感,非但没有感动,还似乎有很大的意见。 关中天说:“苏联电影里都说:生活和爱,除了情感,还要面包。

如今你这样的生活状态,你能给她‘面包’吗?况且不是她一个人,金姨娘、弟弟、女儿,还有那个小婴儿,如今的你,从哪儿找到到这么多的‘面包’?而你三哥我能!”关中瑜一听,脸色忽然变了,他红着脸,忽然嗓门大了起来:“‘面包’?哈哈,你知道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吗?那些年你在哪里,我们兄弟俩又给了她什么?她不是也挺过来了吗?如今,这么大的风浪都过来了,靠山她能吃山,靠海她吃不了海吗?她如果为五斗米折腰,那现如今会流落到这孤岛上来?”关中天愕然,他回避了弟弟犀利的目光。

喃喃地说:“我们别争了,让她自己做一次选择好不好?”关中瑜笑了:“怎样?咱俩难道决斗吗?”海浪阵阵,执拗地冲击着关家两兄弟脚下的礁岩。

由于礁石并不高,顽强冲上来的海浪打湿了兄弟俩的裤脚。

天越发暗淡下来,海面上的云似乎越来越低,好几艘在附近作业的小渔船都在匆匆回港。

一艘陈旧的渔船往关家兄弟的方向驶来。 关中天有点纳闷,他说:“靠岸的沙滩在左边,这渔船怎么往咱这来了?”关中瑜也越看越不对劲。

渔船越来越紧,眼看就要撞上礁岩了,千钧一发,渔船骤然停了下来!船舱里出来一个年轻的后生,哭丧着脸朝他们大喊:“礁岩上的大哥,我的船十有八九被海草缠住了,我爹发高烧躺着不能动弹,我水性不是很好,一个人不敢下去,有劳你们二位回村报个信,快叫水性好的人来帮忙下水割海草!”关中瑜一听,说:“天马上要黑了,回去叫人恐怕来不及了。

”关中天则早已在一旁脱了衣裤,对关中瑜说:“小弟,你在这边看着,我下水去!”没容关中瑜多说两句,关中天已经下了海,和那船上的后生各拿一把弯刀沉入海底。 关中瑜在礁岩上焦急地盯着水面,实在太揪心了,他干脆攀着礁岩下到了水边。

一会儿,两个人浮了上来,关中天气喘吁吁地对关中瑜说:“确实是被海草缠住了。 现在大部分海草被我们割掉了,但有几根缠得太深,我让小伙子上船发动马力往后退,我在水下帮船往后推一把。

但一个人的力量恐怕……”“哥,我下!咱们从小不都是楠枫江的‘浪里白条’吗?”说着,关中瑜便也脱了衣裤跳进了海里。 在水下,兄弟来齐心协力配合了船上的小兄弟,在马达一阵轰鸣中,渔船往后推,但是,巨大的反差力一把将兄弟俩往后弹。 凭着在海岛多年的训练,关中天很快站稳了脚跟。 可是实在很不凑巧,关中瑜被弹到了一块礁岩上,一块锋利的岩石擦过他的右肩膀,顿时血流如注!当关中天扶着小弟回到八仙岙的石头房时,徐逸锦来不及惊讶他们兄弟怎么会在一起这个问题,她被关中瑜一身的血吓坏了!她第一个时间派阿念去向苏老师一家求救。

苏老师带着药箱急匆匆赶往石头房的路上,遇见了刚才那位求助的小伙子。 被小伙子搀扶着的那个发高烧的父亲说:“苏老师,我们真遇见好人啊,我认识其中一个,是洞天岛驻军部队的指导员,解放军同志真是咱们老百姓的贴心人!”苏老师停下来递给了他几片退烧药,来不及和他们爷俩多说几句,就急忙往徐逸锦家中赶去。

但是,在苏老师的后面,还有另外几个人也正往徐家走去,而徐逸锦并不认识他们。

仔细检查并包扎好关中瑜的伤口后,苏老师对焦急的徐逸锦和关中天说:“真是靠着造化啊,万幸还是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我已经用黄药水给伤口消毒了好几遍,还包上了消炎粉。 明天再来换,只是这几日,不能碰海货,不能吃易‘发’的东西,吃地里长的东西都没有关系。 ”关中天觉得很自责,是自己将弟弟约到那个礁岩上,于是自己让弟弟下的海,如果自己再加把力把船推出去就是了!他抬眼看着徐逸锦,眼里充满了自责和愧疚。

但是,很快发现,徐逸锦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任何举动,她所有的心思都在弟弟肩膀的伤口上,所有的关爱都在弟弟的身体上。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徐逸锦那一个心在为弟弟的伤口而紧紧揪了起来……苏老师正收拾药箱,忽然,门外有手电筒往屋内照射,随后就有一个粗粗的声音响了起来:“屋内谁是关中瑜?”那声音一听,并不友善,徐逸锦刚起身去到门边,“咣当”一声,门被一脚踢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