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0章 要命的贪婪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6浏览

第3490章 要命的贪婪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那就多谢道兄了。

”鹿野已经打定主意,让麾下的人将冥威的手下引到秦朗这里来,他知道秦朗这家伙的修为力量非常强大,那么自然也就应该是能者多劳,多斩杀一些冥威的手下。 更何况,秦朗斩杀冥威的手下数量越多,那么跟冥威之间的仇恨也就越大了,自然而然地也就只能跟冥威成为死敌。

跟鹿野见面之后,秦朗要对付的目标可就更多了,因为冥威本来就已经下令手下人追踪秦朗的下落,而一旦发现了秦朗的行踪,总会有一些家伙忍不住向秦朗出手,想要拔取头筹,从秦朗身上获取好处。 毕竟,秦朗看起来就只是一株超级大树而已,给人一种并不可太可怕的感觉,于是总难免会生出试探之心,奈何一旦向秦朗发动了试探性的攻击,得到的结果就是跟自己的傀儡实战一场,不死不休!秦朗的无中生有、傀儡之术,说起来其实非常简单,反反复复也就只有这一手,但是秦朗却凭借这么一手,愣是将冥威麾下的强者们一个一个地吊打,折磨得生不如死。 没办法,藏身于宙心地带的幻绝,靠的就是这么一手,就让宙心地带变成了整个第六层次宇宙的大凶之地。 所以,秦朗凭借这么一手,要干掉冥威的这些手下,简直就轻松自如了。 然而,有些时候也会出现意外的情况,比如秦朗就没有想到鹿野的手下竟然也有想要打他主意的家伙——此人名为谛尻,本身就是一个凶狠的魔修,力量十分强横,已经是鹿野麾下的顶尖高手之一了,这个谛尻早就知道了“无道”的存在,而且知道无道跟鹿原小世界的一株神木融和成另外一种生物了,所以他就动了动脑子,将冥威手下的两个纪元霸主引了过来,看起来是故意“送给”秦朗的,就在秦朗利用傀儡之术将这两个家伙收拾掉之后,谛尻乘机进入了秦朗的世界范围之内。 考虑到谛尻是鹿野的手下,所以秦朗并未向其施展无中生有的傀儡之术,而是用神识向谛尻说道:“你送过来的两个‘礼物’我已经笑纳了,你可以离开了!”“无道道友,我好歹也是鹿野大人麾下的猛将,难道你就不想跟我认识认识?”谛尻笑着说道。

“我不知道鹿野道友是如何跟你提及我的,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不太喜欢被人打扰,所以你可以离开了。

”秦朗很淡然的说。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打扰了,你好好享用这两个‘礼物’吧,哈哈!~”谛尻笑了笑,做出准备离开的样子。

秦朗也没有多说什么,开始收拾残局,准备将那两个不长眼的倒霉鬼的修为给吞噬掉,但就在这个时候,谛尻却猛然向秦朗全力出手!谛尻不愧是鹿野麾下的猛将,这厮的力量比刚才秦朗对付的两个家伙加起来厉害几倍都不止,而且还是毫无征兆的偷袭,这厮竟然完美地掩藏了自身的杀气和意图,似乎是极其善于偷袭。 秦朗似乎没有想到这个谛尻会猛然偷袭,任凭其强横的攻击落在了树枝上面,无数的枝叶纷纷落下,似乎秦朗已经遭遇了重创一样。

至少,谛尻认为秦朗已经遭遇了重创,作为身经百战的强者,谛尻当然知道偷袭的最佳时机是什么,那就是旧力完结、新力未生的时候。 就算是纪元霸主这种层次的强者,其实力也是如同波浪一样起伏不定,在跟同境界强者对阵的时候,当然是处于力量巅峰的时候,此时精气神都处于最高峰,但是战斗刚结束的时候,必然是处于低谷的时候,而且获胜之后往往都会很放松,最容易被偷袭成功。

更不要说这个“无道”没有将谛尻当成敌人来看待,因为谛尻可是鹿野的人,而这一点却是相当致命的。 无数的枝叶被破坏,那么就意味着“无道”的本体已经遭遇了重创,谛尻认为他已经占据了先机,接下来稳扎稳打,那就应该可以锁定胜局了,一旦将这一株该死的神木炼化吸收掉的话,那么谛尻一定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轻轻松松地就可以超越鹿野,那么以后他也就不用再听命于鹿野了。 作为修士,向来都不缺少野心,何况谛尻还是一个魔修,一旦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情,那么必然是要做绝的!如果因为鹿野的看法就改变自己的决定,那就不是真正的谛尻了。

为了做这一件事情,谛尻可是经过精密的研究和谋划的,出手的时机更是经过无数次推衍的,他相信这一次偷袭成功的机会很大,尤其是秦朗不会防备他,这就让谛尻更多了几分胜算。

奈何,谛尻却没有想到偷袭经验方面,秦朗比他更加有经验,也更加地无耻,所以谛尻虽然斩断了无数的枝叶,但是被他斩断的这些枝叶却在顷刻间凝聚成了一个谛尻的分身。 见到这个分身的时候,谛尻忍不住咒骂了一句“可恶”,同时他也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他并未真正重创这个该死的“无道”,否则的话,对方就不可能再弄出这么一个傀儡出来了。

“无道道友,你怕是误会了!”谛尻这个家伙也算是相当无耻,立即就为自己的行为开脱,“我不过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听闻鹿野说道兄的修为手段如何了得,所以我想要试一试而已,没有别的意思,今日一见,道友果然是了得……”“谛尻,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既然你的傀儡已经出现了,那么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如果你击败了你的傀儡,那么就证明你是无辜的,如果你不能击败你的傀儡,那么就不好意思了。 ”既然谛尻可以无耻,秦朗也就可以更加无耻了,所以干脆用谛尻的傀儡来决定其生死了。

谛尻当然也知道这不过就是秦朗的托词而已,赶忙说道:“无道道友,你不看僧面看佛面,我谛尻可是鹿野大人麾下的得力干将,如果我死在了你的手中,那么鹿野大人一定会问你要一个说法的……”“谛尻,你还是好好跟你的傀儡去商量一下吧,兴许他愿意放过你呢?”秦朗冷笑着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