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解毒《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94浏览

第328章解毒《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放下我,以你的身法造诣,自己离开绝对不是问题,可一旦带上我,武军就肯定不会放过你了。 ”白玉仙睁开双眸,清冷的目光淡淡看着墨非,神色平静,好像说的事情跟自己的生死完全无关。 “仙人的实力,你已经见识过了。 你应该知道,带着我,你是逃不出去的。 ”墨非顿时从激动中回过神来,疑惑着看向白玉仙。 “我虽然不可能一直逃下去,但逃一段时间,肯定不是问题啊。 ”一直逃下去?开什么玩笑,武家老祖可是仙人,掐指一算,不用总部手链,都能轻松将他定位。

逃一次两次,甚至是三次十次,他都有把握能自保,但一直逃下去,这怎么可能?他毕竟还只是灵纹师,别说九宫符号汲取来的灵力,未必能一直支撑得住符武飞影步的损耗,即便真能撑得住,你当仙人是吃素的?一次两次拿你没办法,百次千次还是奈何你不得吗?墨非相信符武飞影步的威力,但赌一次两次就差不多了,百次千次,谁敢赌谁去,反正他不敢。

看着白玉仙如玉般的娇颜,墨非突然想到了什么,小声问:“那个,你的伤势到底有多重?不会好不了吧?”一直躲下去肯定不行啊,但只要白玉仙伤势好转,到时候谁怕谁啊?关键就一个问题,白玉仙的伤势到底有多重?白玉仙轻咬樱唇,神色黯然,沉默不语。

看到白玉仙这副沉默的样子,墨非更是一头雾水,忍不住摸了摸后脑勺,眼珠子转了转。

“中了那老家伙的陷阱,被他封印了力量?还是说,你根基受损严重,不能再出手?”能让仙人使不出力量,肯定不是针对凡人的那些小手段,他想了半天,仔细回想总部里的资料记载,也就这两种情况稍微靠点儿谱。 饶是以白玉仙的清冷性子,也忍不住秀眉微蹙,咬牙辩驳:“陷阱封印?根基受损?你不懂就别乱猜。

”“想封印我,就凭武军那点本事,做梦!”“还有根基受损,更加不可能!我神女峰功法传自上古神界,绝对正宗,根基稳固得很。

”“我不过是中毒罢了,若能回到神女峰,得几位姐姐相助,或许还有得救,但在这里,武军老匹夫绝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

”说着,白玉仙声音微颤:“你要是不想跟着一块儿死的话,那就赶紧逃吧。

”墨非瞪大眼睛,盯着白玉仙,难以置信的同时,心里忍不住有点惊喜。 “等等,先别说逃跑的事,我想确定一下,你真的只是中毒这么简单?”中毒?堂堂仙人,居然也有中毒的时候,这怎么可能?更重要的是,跟力量被封印和根基受损这两种最严重的情况相比,小小中毒而已,能算什么大事?白玉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本不想多解释,但看墨非一脸认真的表情,她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

“仙体百毒不侵,一般的剧毒根本没用,武军那老匹夫是拿自己族人的鲜血为引,怨气和恐惧等极端情绪为材料,用一种上古邪法炼制出的奇毒。

”“此奇毒的毒性极其猛烈,据说能瞬间化去任何仙人的全身仙力。 而且,只要此奇毒不除,哪怕仙人恢复再多仙力,也会被转瞬间化得一干二净。 ”白玉仙一边介绍着身上的奇毒,一边紧咬银牙,眼中充满了绝望。

奇毒,这奇字,说的是其毒性,但其炼制过程,说是邪毒,或许反而更准确些。

正因为她曾经从上古文献中知道有此奇毒,深知此奇毒的厉害,所以她心中才会感到无比绝望。 而且,别听她口口声声说神女峰其他神女或许能有办法给她解毒,但事实上,她究竟抱了多大希望,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

她也只是不想在外人面前,弱了神女峰的威势罢了。 别的不敢说,至少在她所知的所有文献中,压根儿就没提过此奇毒的任何解毒之法。

也就是说,此毒,根本无解,谁也没办法,不但是神女峰,甚至很可能还包括下毒的老人武军自己。 突然,白玉仙娇躯一震。 然后,她瞪大美眸,紧盯着自己被墨非抓住的左手,脸上的绝望渐渐转为愤怒。 “放肆!”砰!她用尽全身力气,颤抖着狠狠一巴掌打在墨非脸上。 然而,一道淡淡的光晕闪过,白玉仙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反震力量,沿着她甩出去的手臂,瞬间传入她体内。

噗!一抹鲜红喷出,白玉仙面色苍白如纸,心中更是无比羞怒和悔恨。 身为神女峰十大神女之一,她的身体何曾被任何异性触碰过?即便是以往那些追求她的年轻俊杰,敢在她面前动手动脚,那绝对是活得不耐烦了。 可墨非比曾经的那些年轻俊杰更过分,居然二话不说就敢抓她的手。 这是趁人之危!无耻!卑鄙!下流!心里给墨非定下无数个恶劣标签后,白玉仙挣扎着就要起身,倔强着挪动身子,俨然一副要远离墨非的架势。 刚才的那一巴掌,把墨非给打懵了。 尽管守护灵纹及时出现,不但抵挡了白玉仙最后这一丝力量的攻击,更是让本就伤重的白玉仙,伤上加伤,已经濒临油尽灯枯了。 等墨非反应过来,茫然摸了摸侧脸,再加上白玉仙远离自己的举动,他忍不住撇嘴无语。

不由分说,一把按住还要拖着伤重的身子继续远离自己的白玉仙,墨非眉头微挑。

“听说过一指仙吗?专解天下各种奇毒的一指仙?这是本大师在东园公国溪水镇治病救人时,病人给本大师起的外号。 ”白玉仙咬牙冷笑:“你当本仙是那些凡夫俗子?”墨非撇嘴,没好气地翻个白眼。

“爱治不治,好像是本大师求你似的。

”“那老家伙要抓的人是你,可不是我,一旦落到他受伤,这后果,你比我清楚。

”“我给人解毒的方法比较特殊,但不管有没有用,至少也是一个机会。 ”说着,墨非瞥了眼她娇艳清冷的容颜,以及两只白皙的小手。 “别以为本大师是故意占你便宜,本大师治病,靠的是符纹师的手段,而解毒,用的手段比符纹师还要特殊,至少得贴身,隔着衣服可不行。 ”“既然必须得贴身,你又不让本大师碰你手,难道非得让本大师直接碰你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