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3章 一诺万金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10浏览

第3403章 一诺万金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秦朗不知道昆仑之主为何会心血来潮整出这么一个条件来,但是他知道这对昆仑之主来说意味着多大的损失和多大的风险。

要知道,就算是昆仑之主没有奉上“半壁江山”的话,想要全面超越和压制秦朗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而现在将半壁江山拱手让给秦朗,那么简直就如同是“自捅一刀”,要知道秦朗突然翻脸不认账的话,那么昆仑之主岂不是将自己陷入了绝境之中么?而事实上,天鬼已经在怂恿秦朗随时做好翻脸的准备,看来以天鬼这个家伙的德行,换成是他的话,肯定是要自食其言的。 但是,秦朗直接无视了天鬼的鼓动和怂恿,因为秦朗不是这样的人,他也不会因为一点点利益直接抹杀了自己的本心。

天鬼见无法鼓动和怂恿秦朗,也就只能算了。

因为秦朗已经将肉身灵网化了,所以要掌控这些古昆仑世界也有了可能,饶是如此,这件事情也耗费了秦朗不少的时间,甚至有一种“吃撑”的感觉,这个宇宙还真是庞大,而昆仑之主也算是真正“慷慨”了一次。 “想不到你竟然将这么多的世界都给收入身体之中了。 ”昆仑之主似乎还以为秦朗“吃”不下这么多的世界呢。 “谢谢关心,我的胃口一向都不错。

”秦朗说,“不管你是基于什么理由,既然我跟你达成了条件了,那么自然要随你所愿,立即离开这个宇宙。

”“后会无期!”昆仑之主用一种送“瘟神”的语气向秦朗说道。

“后会无期。

”秦朗淡淡一笑,果断干脆地离开了昆仑之主所在的这个宇宙,反正他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信息,甚至还得到了这个宇宙一半的修行资源和生灵,那么自然应该相当地满足了,当然没有必要跟昆仑之主继续计较下去了。

只不过秦朗刚离开这个宇宙,立即就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逼近,秦朗禁不住皱了皱眉头,他立即意识到昆仑之主果然没有那么好心,不仅将他送出了那个宇宙,而且还将秦朗送入了一个陷阱之中。

按照承诺,秦朗离开了这个宇宙,但是在这个宇宙外面,却有一个强大的高等生物在等着秦朗,要知道能够脱离宇宙束缚的,至少都是纪元霸主的层次,而高位面宇宙体系的纪元霸主,其实力自然不会弱的。

嗯,这个家伙竟然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纬凡生?”秦朗虽然没有看到这位强大的高等生物的样子,但是秦朗已经猜测出这个“危险源”是谁了,在高位面宇宙体系中能够让秦朗有熟悉的危险感的家伙可是屈指可数,现在秦朗能够想到的也就只有纬凡生了。 只是,纬凡生这个家伙是如何跟昆仑之主勾搭上的?而且,双方竟然还达成了某种条件,否则昆仑之主怎么可能会答应给秦朗半壁江山呢?秦朗立即有了一种阴谋的感觉。 “不错,你就是秦朗吧。

”纬凡生的意志如此说道,“虽然你的样子已经变了,但是你给我的感觉却并未发生变化,所以我知道一定就是你了。 ”“既然你都这么肯定了,那我也就懒得否认了。

”秦朗说道,“纬凡生,真是没有想到竟然还会碰到你,当真是冤家路窄呢。 不过,我有些好奇你跟昆仑之主达成了什么条件,竟然让它付出了那样大的代价。 ”“它只是害怕我而已。 ”纬凡生向秦朗说。

“害怕?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在我看来昆仑之主的实力应该是在你之上的。

”秦朗向纬凡生道。

“嘿嘿……真是想不到,你这个号称是低位面宇宙体系中最强地头蛇的家伙,竟然也有失算的时候呢。

”纬凡生笑道。

“失算?我怎么失算了?”秦朗反问。 “你觉得昆仑之主比我强大,你的感觉也是没有错的,那是因为你在昆仑之主的宇宙中,自然觉得它比我强大。 但是,如果我也在我的宇宙中呢?如果我也有一个或者多个宇宙作为后盾的话,昆仑之主还能比我更强?”“这个……如果你真有一个或者几个宇宙的话,那么昆仑之主的实力可能真的不如你了。

”秦朗只能承认这一点,“所以,你跟昆仑之主达成了条件,让它将我弄出这个宇宙,因为昆仑之主不想你我的战斗彻底毁了它的宇宙,就是因为这个?”“是的,就是这么简单,因为昆仑之主知道我必然不会放过你的,所以他不想插手我们之间的战斗。 ”纬凡生说。 “也许是因为它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呢?”秦朗又道。

“或许有这个可能,但是这个可能性不大,所以我还是将注意力都放在你的身上,直到将你击杀为止!”纬凡生道,“只要击杀了你,我就有可能再度进入低位面宇宙体系中。 为了这个目标,就算是付出一些代价又算什么呢!”“真不知道你在第六层次宇宙的血色虚空中追踪我多久了,我真是有些佩服你的耐心,竟然到现在都还能坚持。

如果比拼耐心的话我肯定是要输给你的。

但可惜的是,我们之间的纷争可不是用比拼耐心就能够解决了!”纬凡生巨大的身体之中,已经释放出浓烈的杀气了。 “想不到你比以前更加厉害了。

”秦朗轻轻点头说道,“我收回之前的判断——就算是没有你自己的宇宙作为后盾,你的实力也比昆仑之主更强大,是我看走眼了。 ”“怎么?你就算是想要讨好我也是没有什么卵用的,因为我一定要将你击杀!击杀了你,我就可以进入低位面宇宙体系,而且我也能够得到属于我的荣耀!”纬凡生沉声道。 “荣耀——等等!”秦朗似乎把握到了什么关键信息,“纬凡生,你在这里有什么荣耀可言?不过我知道你隐藏了一件事情,而且也让我忽然明白了为何昆仑之主会惧怕你的原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