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咸鱼赘婿李秋-魂染小说免费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83浏览

大唐咸鱼赘婿李秋-魂染小说免费阅读

《大唐咸鱼赘婿》精选:幽州之战持续了两天,死伤无数,为了能给城内的老百姓换来一线生机,守城的将士都是以命相博...在城破之后,骁骑营作为绝命后卫军留了下来,与近万涌进城的突厥蛮子进行最为残酷的巷战!整整八百骁骑,不到两三个时辰就只剩下杨都尉这些人,谁又能想得到他们究竟经历过怎样的恶战?“哒哒哒...”众人见到了白马义从的眼神,一个个都无比淡漠,隐隐还有杀气流露,使人不寒而栗。

相比较而言,领头那个手持方天画戟之人,目光就较为复杂,也更...有一些“人味儿”!“哼!”“这些‘两脚羊’还真是不知死活!”“活抓!老子要一个一个慢慢弄死!”突厥人常年待在苦寒之地,那也不是什么善茬,见着有人来劫营,酒也醒了大半,一个个战意高昂。 “过来受死!”一突厥千夫长挥舞着长刀,杀了上去。

以步战对马战,就是这般自信!“呵!”李秋冷笑,拎着方天画戟劈了过去,这一招势大力沉,那千夫长见势不妙,横刀于胸前。 “铿!”兵刃激烈碰撞在了一起,交错而过!月夜下,这个千夫长脸色阴沉、神情呆滞,豆大的汗珠滴落到地面,就在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一抹血线在他的脖子处浮现!“呜啊!”他惨叫一声,身子往下栽倒而去,那双圆睁的眼中还满是惊愕。 这一幕发生地太快,许多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但长矛已经在开始收割生命...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这些在杨都尉等人眼中无比强大的突厥蛮子,一个个引颈待戮,毫无招架之力。 这是一支...从地狱中杀回来的队伍!尤其是那个领头者,更宛若是一尊杀神!“这...这怎么可能?”不少被俘的将士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突厥人的悍勇大家伙都见识过,大唐唯一的依仗无非就是盔甲武器...饶是如此,对上这些蛮夷也是输多胜少!中原人太过孱弱,又没有骁勇善战的骑兵队伍,这也是异族频频入侵的原因。 以往还有燕云十八骑镇守幽州,但他们都已经消失了数十年,又有多少人还记得...汉家曾经也有一支铁骑,杀的胡人为之胆寒?!“好,好!”杨都尉热泪盈眶,连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着,这是因为激动。

白马义从!这几个字承载着东汉最后的荣光,但让他有些不解的是,那个手持方天画戟之人,隐隐还有些熟悉...尤其是那眼神,他确信自己一定见过!这场杀戮并没有持续多久,数百突厥人就被屠戮一空,鲜血染红了白甲,让这一行人看上去也越发杀气腾腾。 李秋纵马停在了姐妹两跟前,丫丫这妮子好奇地仰着小脑袋,那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瞅着。

“你不怕我?”他压着嗓音,有些嘶哑。 “不...不怕!嘻嘻...”丫丫小身子还在微微颤抖,却是目光坚定,随即又灿烂一笑。 这乖巧的模样让李秋的心里头也是一软。 “好好活下去。 ”他轻声叮嘱。

李秋自认不是什么圣人,但没有人见到这一幕幕惨象时还能无动于衷,这些受蛮夷欺凌的...都是族人!吊着的将士也被放了下来,杨都尉与几人大步走上前:“幽州骁骑营振威都尉杨勇,谢过将军救命之恩!”“谢将军!”众人神情激动,低呼道。 李秋扫视了一眼,目光平淡,道,“尔等,尚能战否?”尽管语气这般轻描淡写,却是将杨勇等人的热血再度点燃。 一个个也都红了眼,握紧了拳头!“能!”“敢不战尔?”“还请将军带我们杀出去!”望着这一道道炽热的眼神,他心里边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自在。 “将军么...”李秋的双眼有些迷离,幽幽叹了口气。

这个称谓于他而言,还是太过沉重了些!...长安。 夜已深,甘露殿仍旧灯火通明。 李二陛下刚登基,政务繁忙,这几天都是通宵达旦在批阅奏折、以期能早日稳定朝纲。

太监头子陈琳迈着小碎步走进,道,“陛下,卫国公求见。

”“哦?都这么晚了...”他沉吟了一会儿,道,“快请!”没有多久,李靖快步走进,行了一礼,道:“见过陛下!”“药师不必多礼,坐。 ”李二陛下笑吟吟说着,李靖却是脸色凝重,道,“陛下,北疆告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