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珠》 第 172 章 春燕归来细相认 全文免费阅读 认知情绪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59浏览

《离珠》 第 172 章 春燕归来细相认 全文免费阅读 认知情绪

第172章春燕归来细相认#(19-)  慈安宫,梨花殿。   泡了药浴、足睡了五个时辰的余绽精神抖擞,暂时把所有的烦恼放一边,专心致志地陪着沈太后说笑。

  看着余绽使尽浑身解数耍宝,沈太后心里也欣慰,便投入地大笑,又听她的一时吃茶,一时起身走几步,甚至还拿了宝剑,在大殿中间小小地舞了几个式子。   “太后娘娘,往后我天天来,陪着您舞剑可好?  “当年在江湖上漂泊的时候,师父给我找了内功心法,也寻到了拳谱箭谱。

可是,刀枪剑戟这些东西,却一直无缘得见。   “不然,您教我吧?”  余绽见猎心喜,涎着脸追着沈太后,缠着她要学。

  沈太后一把推开:“小猴儿,倒是精乖!我沈家剑如今只剩了我一个传人,若教了你,你可就捡了大便宜!”  “给当朝太后当唯一的入室弟子,啧啧,我的乖乖,果然是个精猴儿!”  椎奴亲自端了新鲜果子来给她们二人吃,又赶了余绽去洗手擦脸。

  见她走开,方变了脸色,急急向沈太后禀报:“陛下上了小蓬莱!”  沈太后神情一冷:“他去做什么?”  “去把您宠爱小娘子的事情都告诉了那一位!还有,他把赵真和日新的事,也说了!”  椎奴从手指到嘴唇都在微微颤抖。

  沈太后一声冷笑:“我早就跟先帝说,这是一匹藏得最深的白眼狼。 先帝还骂我是后娘。

如今,我都应退避三舍到了憋出一身病,他还不肯放过我!”  “娘娘,那一位,跟陛下,说要学弓箭!”椎奴眼中转了半天的泪水,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陛下说,那就索性让余氏上岛去教,陪她一辈子!”  这句话一出,沈太后再也忍耐不住,一巴掌拍在旁边的小茶几上,厉声喝道:“他敢!”  “您轻声!”椎奴哭都顾不上,急忙拉了沈太后一把。

  大殿里一片寂静。   原本该有的,在旁边小间里盥手的水声,布料摩擦的声音,消失了。   沈太后和椎奴带着一丝惊慌,对视一眼,慢慢转头。   余绽呆呆地站在那里,泪流满面。   沈太后恍惚了一下,被椎奴拽了一下袖子,方轻咳了一声,缓缓开口:“余氏……”  “您别说……”余绽忽然再也忍耐不住,两三步飞奔过去,直直扑进了沈太后怀里,放声大哭。   这是……  这是忱忱的抱法……  搂住腰,双手在人家的身后交叉,左手握拳,右手紧紧抓住左手的手腕……  不像是抱人,倒像是要打架,禁锢人一样……  沈太后想起小女儿七岁的时候,自己的身段特别苗条,小女儿都能环抱得过来……  那两条小细胳膊,竟然能勒得自己腰上生疼……  沈太后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姑娘,越想越觉得这就是,这就是!这比小蓬莱上那个妖孽,要真实一万倍!  “我的……”  “不,不许说……”  “忱……”  “不能说!”  沈太后搬着余绽的脸,努力睁大一双泪眼,想要看清楚眼前的小娘子。

  余绽却已经哭得鼻涕眼泪,一张脸一塌糊涂再也没法看。

  在旁边堵着嘴哭得弯下腰去、几乎要跪倒在地的椎奴这时候还残存了一丝理智,哽咽着,推着沈太后的肩膀问:  “娘娘,娘娘!陛下那里……”  话音未落,外头忽然有人高声通传:“陈太妃,请见太后娘娘!”  陈太妃?  余绽泪眼模糊地抬起头来,小声嘀咕:“雅娘娘?她来,做什么……”  雅娘娘……  沈太后心中一阵惊涛骇浪!  陈太妃乃是南越公主,嫁进大夏时年纪尚轻,就已经被先帝惊为天人。 长到花信年华之时,端端称得上是艳冠后宫、妖娆妍媚。   然而先帝为了警示她,却单单赐了个封号,为雅。

  沈太后自然不喜欢她的。   所以,沈太后从来不曾称呼她为雅妃,而是每次都刻意地强调她南越的国姓:陈。

  以至于先帝驾崩之后,雅妃变成雅太妃,在沈太后嘴里,以及宫中大部分的口中,也都是陈氏、陈妃、陈娘娘,一直到陈太妃。   可在小蓬莱上的南忱却一直极喜欢陈妃这个封号,所以自幼便固执地称起为“雅娘娘”。

  几乎可以说,这合宫上下,称呼陈氏为“雅娘娘”的人,唯有八岁前的南忱一个。   再无旁人。   至于现在小蓬莱的那一位,连陈妃是谁,都“不甚记得”了!  心中再无疑问,沈太后虚了拳头,第二关节轻轻叩在还伏在自己怀里的余绽肩膀上,柔声斥道:“还不快去洗脸,让别人看笑话吗?”  这个叩法,也是沈太后跟小女儿两个人才知道的亲昵手法。

  余绽的眼中忽地又涌上来两股泪,止也止不住,只好磨磨蹭蹭地起身,不舍地勾了勾沈太后的手,低低地“哦”了一声,忙闪身去了刚才盥洗的小间。   这个勾手,就是那一叩的回应……  心潮澎湃的沈太后自己低头擦泪,吩咐椎奴:“先让人给那孩子找身衣服,省得她坐在那里动来动去的难受。

  “然后叫人来给我净面。

  “你去陪着陈氏,慢慢进来。   “至于皇帝那里,随他怎么样。 我还治不了他了?!”  椎奴连声本章分2页,当前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