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12万杨柳雌株将打针注药 治理十余年为何仍大量飘絮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111浏览

北京12万杨柳雌株将打针注药 治理十余年为何仍大量飘絮

  又到一年飞絮时。

最近,大街小巷里又飘起了“毛毛”,预计将持续一个月时间。 不少市民走路时用手捂着口鼻,也有人赶忙戴起了口罩。 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本周起将有近12万株杨柳树陆续打针注药,主要分布在市属公园、东城、石景山、顺义等地。

随着工作的推进,打针范围及数量还会有所增加。

目前,市园林绿化局主要采取“堵”、“换”、“修”、“喷”、“注射”等五种措施综合治理飞絮,但是飞絮现象短期内无法彻底消除。

预计“十三五”末期,北京市的杨柳飞絮情况可以得到明显改善。   昨天上午,北青报记者在南三环中路看到,越来越多的飞絮在空气中飘荡,落在人行道上,汇聚成一团一团的。

一阵风吹过,又重新盘旋着飞上天。 不少行人走路时用手捂着口鼻,时不时地驱赶眼前的飞絮,防止眯眼。 一位遛狗的居民则戴着口罩,她告诉北青报记者,早上出门时吓了一跳,仿佛是一夜之间,飞絮就起来了。

她赶紧回家取出口罩,戴好后再重新出门。

“雾霾天儿和杨柳飞絮天儿,口罩都能派上用场。 ”  去年,本市约有20万杨柳雌株通过注射花芽抑制剂的方式,来控制杨柳飞絮,今年可以看到效果。

不过,2015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北京城市规划建成区约有杨柳树雌株200万株。 这意味着,在即将到来的飞絮高峰期,约九成杨柳树雌株仍在飘絮。

  据了解,打“绝育针”是目前本市治理飞絮的主要方式之一,属于治标措施。 这种方式具有“当年注射,第二年见效,且只管一年”的特点,需要每年都给树打针。 据北京园林科学研究院植物保护研究所所长车少臣介绍,目前,在市属公园、东城、石景山、顺义等区域,已有近12万杨柳雌株确定继续打“绝育针”,并从本周开始陆续打针注药。 随着工作的推进,打针范围及数量还会有所增加。

  与给树木嫁接“变性”相比,注射药剂的效率更高。 据了解,一位技术熟练的园林工人,一天可以为大约100棵树打针。 当年的投入成本也相对较低,一棵胸径在60至70厘米的杨柳树,注射成本为五六十元。 相比较而言,给杨柳树“变性”的成本为每棵树500元左右,一位熟练工人一天嫁接数量不足10棵。

  此外,对于“喷水降飞絮”的方法,实际操作过程中是存在困难的。

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有些地区没有高压喷水设备,无法实现。

即便有,也很难在白天对道路两侧的杨柳树喷水,既阻碍交通,也影响行人通行,只能在夜晚进行。 但是夜里喷水,白天又风干了,到了中午还是会飞絮。 (记者王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