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不祥预感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105浏览

第1115章 不祥预感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赵逍遥把情况告诉陈鱼跃之后,陈鱼跃便陷入了沉默。 “哥,你放心,出事儿的人一定不是苏晴姐。 ”赵逍遥补充了一句:“我借给那群家伙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轻易的对苏晴姐下手。 ”陈鱼跃没说话,证明他考虑的不是这个问题,他也可以肯定这一点。 “当然,出事儿的是其他人也是很严重的事情,我绝对没有任何庆幸的意思。

”赵逍遥又道:“只是说这事儿另有蹊跷。

”陈鱼跃这才点头开口了:“这事情的确是有蹊跷,酒店里面究竟是否真的出事儿了也是一个未知数。 ”赵逍遥一怔,这点他还真没想过:“哥,你是说今天这酒店的一切都是假的?做的局?”陈鱼跃对这事儿显然是相当有疑惑:“我们才刚到酒店门口,酒店里就突然出事儿了,这难道不蹊跷吗?”“难道真的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就是为了防止我们会潜入酒店?”赵逍遥惊讶的睁大眼睛:“这……这不可能吧?如果他们真的有这个脑子,我们当初最惨的时候恐怕早就被他们一网打尽了,绝对不可能。

”“我现在已经在怀疑我们面对的对手究竟是谁了。 ”陈鱼跃沉思道:“如果我们面对的对手是烨磊,他已经明牌了,藏着掖着虽然会做,但我们来到这里那么久,他们多少也应该有人出来带句话了,可至今都没有见到他的影子,我们还在找,他肯定也知道我们正在找他,他不应该到现在还不动声色。

”赵逍遥挠了挠头,这有点复杂了,他有些不明白了。

陈鱼跃担心的就是出了意外,他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他的对手不再是烨磊了。

“哥,如果不是的话,那会是谁?”赵逍遥道:“我怎么听这事儿比我想象中要复杂的多呢?”“这事儿的确比你想象中要复杂的多。 ”陈鱼跃道:“我们或许都想的太简单了,这个酒店恐怕才是问题的根本……”赵逍遥深呼一口气:“如果这酒店有猫腻,命案的事情是一个虚假的局,警方的人应该很快就会撤离了,我们等一会儿就有机会了。 警方的人可不会因为一件虚假的事情在这里浪费时间。

”“问题就怕这个局会被有心者做的特别的真实,如果是那样子,警方恐怕就走不掉了。 ”陈鱼跃道。 赵逍遥还真是惊讶,他想都没敢想啊。 如果这命案的局真的是用真实的死亡来利用警方的话,那可就玩儿的太大了,这些人可就太不把人当人看了。 不过根据他们之前和这些家伙打交道的事情来看,不把人当人是这些家伙的一贯作风。 “这些家伙未免也玩儿的太大了吧?”赵逍遥摇了摇头:“若真的是这样,那我们恐怕已经完全陷入了他们的掌控之中了。

”陈鱼跃担心的就是这一点,他们以为他们这一路赶来之后都藏身在暗处,可是对于对方而言,他们却完全暴露在了明面上。 这对陈鱼跃而言也是一种考验,考验他的自信。 若是平日里,陈鱼跃绝对有自信没有人察觉他们的行踪,可现在他实在是没有这个自信,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们呢,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曝光了。 若不是这样的话,酒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离奇的命案呢?“哥……不对劲儿,如果不是那个涛子有问题,那就是那个涛子的兄弟有问题,如果对方能做出这样子的反应和举动,就说明有人出卖了我们。 ”赵逍遥道:“一定是有人出卖了我们,我们必须要搞清楚。

”陈鱼跃掏出手机拨通了海哥之前留给他的号码。 这时候他需要确定情况。 海哥那边接电话接的非常快。 陈鱼跃没跟他废话:“涛子在不在,让他接电话。 ”“涛子,找你。 ”海哥那边原本是想寒暄几句呢,还想问一问他们到那边之后什么具体情况,是否需要他的帮助之类的话,可一句都没能说就把手机递给了涛子。

涛子接过电话喂了一声。

“涛子,我现在愿意给你信任,如果你也愿意给我信任,你只要按照我说的话去做,等我回去之后给你十万。

”陈鱼跃道。

“我当然愿意!”涛子二话不说就答应了陈鱼跃的请求,谁会跟钱过不去啊:“大哥你说,就算是做我做不到的事情我也会想办法争取完成!”“你现在就给你兄弟打电话,问问他究竟是不是给我们说了实话。 ”陈鱼跃道:“问问他是不是已经在返回的路上,如果他没有返回就马上让他返回,还有,让他说实话,究竟是不是把我们来到的事情给那些人通风报信了。

”涛子皱了皱眉头,这可不是小事儿啊:“你们现在怀疑他?”“我们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好像被人监视着,你说我们能不怀疑吗!”赵逍遥在一旁高声道:“如果你想赚钱就马上按照我们说的去做。 ”“好好好,我明白了!”涛子连忙道:“我现在就打电话把这事情确定,两位大哥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背叛你们,我绝对忠心!”陈鱼跃没在废话:“马上问,问完了立刻给我回话。 ”汽车停下了,电话也挂断了。

“等一等吧,等他给我们一个准信儿。

”陈鱼跃道:“我现在怀疑我们很可能已经被那船上的家伙给出卖了,烨磊他们一定是留了心,怕我们会顺藤摸瓜,所以提前买通了那家伙。

”赵逍遥握紧了拳头狠狠的砸了车内门一拳:“那孙子如果敢耍我们,看我怎么狠狠的收拾他……”“如果他真的耍了我们,那他这条小命恐怕也就危险了。

”陈鱼跃轻叹一声,把口袋里拆下来的*拿出来看了看,幸亏他把这东西拆下来了,若不然那小子的小命就算彻底没有了。

虽然陈鱼跃已经杜绝了后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仍然是有些不安心,他总觉得还会出什么事似的。 但是现在陈鱼跃已经把他能做的全部都做了,他又实在是想不明白还会出什么事情,如果这种情况下还会出事儿的话,那他就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能控制的,不能控制的,陈鱼跃都已经是想尽一切办法去控制了,这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