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回 豪哥战柳生沧狼行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185浏览

第二百九十二回 豪哥战柳生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这回让柳生雄霸先上,等他跃上了二十多丈后,自己才提气跟上,这回有了一根现成的绳索,比上次那样硬攀峭壁要轻松了许多,两人就这样十几丈地向上一跃,再抓住绳索,继续借力向上再次腾跃,如此这般,只用了半个时辰不到,两人就先后爬上了崖顶。

李沧行一个梯云纵,直接翻到了松树边上,只见柳生雄霸已经和公孙豪相对而立了,公孙豪抱着臂,双目炯炯地看着柳生雄霸,而柳生雄霸则是一手拿着刀,大喇喇地站在原地,脸上也是冷冰冰地没有任何表情。 李沧行不曾料到两人一见面就是这样不对付,连忙打了个哈哈,说道:“帮主,这位就是我跟您提到过的柳生雄霸,号称东洋头号武士,这回是来我们中原切磋武功,进行交流的。

”他说着向柳生雄霸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快去行礼拜见公孙豪。

公孙豪的声音平缓,但明显能听出带了三分不满和火气:“李兄弟,这位柳生先生架子大得很好,上来以后就这样在我面前杵着,难道你跟他在崖底一年,教会了他汉语,却没有教会他我们汉人的礼仪,见了前辈不应该行礼吗?”柳生雄霸听到这话,大声说道:“公孙帮主,依我们东洋的规矩,除非是本门的前辈,或者是作为武士的上级,才需要主动行礼,您虽然比柳生年长,但并不是本门前辈,何况刚才柳生上来时向您点头示意,并不觉得有何不可。

”李沧行一看两人越说越僵,马上站到了两人中间,先是向着公孙豪笑道:“帮主,柳生这人脾气比较倔,您多担待些。

”说完后转向了柳生雄霸,低声道:“柳生,入乡随俗。

按我们中原的规矩,后辈见到前辈是要先主动行礼的,只要见到友好门派的前辈就是如此,不一定非要本门。 ”柳生雄霸沉声道:“沧行,我们东洋的剑客,碰到其他流派的前辈,只有一种主动鞠躬行礼的时候,就是在对战试合前向对手致敬,也请你尊重一下我们东洋剑客的习俗。

”公孙豪突然哈哈一笑,抽出了腰间的那支铁棍:“柳生先生。

听说你来中原就是想和中原的高手切磋一下。

你和沧行在崖底也切磋了一年了。

来来来,我公孙豪也一直想领教一下东洋的武功,今天天气这么好,不妨就在这里比划比划。

”柳生雄霸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 开口道:“公孙帮主肯赐教?”公孙豪认真地点了点头:“不敢说赐教,我知道你比武是以命相搏,不留余地,这样的你才能拿出全部实力,作为武者,能和强者一战,即使是死了,也是心满意足,当年我丐帮的前任帮主也曾经和一个来自东洋的高手交过手。

想必那人就是你们家的前辈,今天,我公孙豪愿意接受你的挑战。

”柳生雄霸看了一眼李沧行:“沧行,要不还是换成木刀吧,这样不伤和气。

”公孙豪突然厉声道:“柳生先生。 你是怕伤到我这个老人家吗?我公孙豪现在可还不到五十呢,虽然看起来邋遢了点,但还不是七老八十,需要后辈礼让的。

”李沧行深知这二人都是心高气傲,争强好胜之人,不打上一场,只怕也不能消了心中之气,公孙豪对柳生雄霸的敌意写在脸上,而柳生雄霸虽然面冷心热,但对于敌视自己的人却绝对不会视若无睹,加上公孙豪率先挑战,两人又都是好武重誉之人,这一战已经无可避免了。 想到这里,李沧行有些后悔跟柳生雄霸提及公孙豪对他有成见之事。

公孙豪沉声道:“李兄弟,请你退开十步之外,为我和柳生先生的切磋作个见证。

”柳生雄霸没有说话,但是向后退了两步,非常认真地向着公孙豪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平静地说道:“柳生家新阴流第二十七代传人,柳生雄霸,向丐帮帮主公孙豪先生讨教。

”公孙豪也收起了笑容,表情变得异常严肃,抽出了右手的铁棒,沉声喝道:“柳生先生,请多指教。 ”李沧行向后退出了十五步,他现在也已经是顶尖高手了,完全能感觉到两人的气息都在慢慢地变强,公孙豪的周身渐渐地腾起一丝金色的气息,而柳生雄霸则和上次与自己一战时那样,慢慢地闭上了双眼,而蓝色的气劲却开始在周身腾起,手也慢慢地按到了自己的刀柄上。 金气和蓝气开始越来越重,公孙豪的左掌开始泛起隐隐的金光,而他体力奔腾澎湃的内息已经渐渐地发起惊雷也似的声音,渐渐地向柳生雄霸那里压了过去,柳生雄霸那张脸上的刀疤开始因为体内劲气鼓荡和外界公孙豪方向气流的巨大压力的双重作用,跳动起来,那张本就有些凶悍的脸这回更是变得有些吓人。 柳生雄霸突然大喝一声,长刀出鞘,开始虚空劈起来,随着他涌动的内力不断从刀尖流出,与怒涛拍岸般的金色气劲激荡,在剧烈的冲突点上不断地爆起一阵阵的火花,而地面上更是炸出了一个个的小坑,这样一来,原来已经渐渐压到柳生雄霸面前三尺处的金色气劲暂时凝固住了,又开始渐渐地后退。

李沧行看得真切,虽然柳生雄霸在崖底也刚刚打通了任脉,进入了八脉全通的顶级高手阶级,但是比起公孙豪来说,内力上还是有所不如,至少差了六七年的修为,现在这样拔刀出鞘,靠着刀风的凌厉左砍右劈,才维持住一个勉强的均势,终归还是稍稍落了点下风。

公孙豪手上的铁棍也开始慢慢地转动起来,他的这支铁棍只有半人高,长度还不及柳生雄霸的那把武士刀,想必是以前丐帮镇帮之宝打狗棒也不过是这个尺寸,李沧行久闻丐帮的打狗棒法精妙绝伦,在棍法中数一数二,却是从没有见公孙豪使出过,眼下有这机会,更是把眼睛睁得大大地,生怕错过了一招半式。

柳生雄霸似乎也察觉到了公孙豪马上准备要出手了,他退后了一步,收住刀,原来直指前方的刀尖改为双手持柄,刀身向后,斜斜地刀尖指向自己身后的地面。 李沧行看得真切,刚才那种刀尖朝前的一招是叫顺风斩烈,而现在这一招守中带攻,反击力极强的招数却是叫枫叶旋风劈。

他曾亲眼见过柳生雄霸用钢刀一刀可以把八片下落着的枫叶切成八片平整的方形,敌人攻来时,他会连着急退八步,然后自右下至左上一刀挥出,是极厉害的蓄势扫击招数。 公孙豪似是对柳生雄霸的应对略微有些意外,刚才已经前出的铁棍又收回来一些,开始在周身不停地旋转游走,寻找着柳生雄霸的下一个空档。 这二人虽然没有直接出手,但是攻守之前这样来回易位换招,却是已经摆出了两百余招,公孙豪一直是主动一方,掌握着攻击的优先权,而柳生雄霸却是一改霸道之极的那种攻击型刀法,一招一式全是蓄力反击,守中带攻的招数,却是防得滴水不透。 两人面前的气劲在靠近柳生雄霸一尺左右的距离僵持不动,这场意念之战看起来虽然轻松,但其中凶险之处只有高手才能体会,差之毫厘,露出丝毫破绽,那对方上来必是杀招,自己连招架也会非常困难。

李沧行突然哈哈一笑,说道:“帮主,柳生,今天要不到此为止吧,切磋而已,不用伤了和气。 ”话音未落,他一抬手,一招凶猛的掌力汹涌而出,直接扑向那道金蓝两色真气激荡的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