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进2022 赵宏博和他们的冬奥螺旋线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36浏览

滑进2022 赵宏博和他们的冬奥螺旋线

原标题:    央视网消息(祝新宇汪佳莹霍筠霞杨兆荃李夏):奥运会是运动员的最高梦想。   2019年,日本埼玉世界花滑世锦赛,一曲《Rain,InYourBlackEyes》完美曲终,中国双人滑选手韩聪隋文静滑到冰场的围栏边,和总教练赵宏博来了一个庆祝的抱抱。

  一如9年前,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当一曲阿尔比诺尼的《G小调柔板》完美曲终,中国双人滑选手申雪赵宏博滑到围栏边与主教练姚滨相拥。   托举、抛跳、螺旋转、捻转、三周跳、四周跳……花滑传奇赵宏博对传奇的诠释是永无止境。

  当教练比当运动员可操心太多了  当花滑教练是什么样的体验?  两个字,操心!  头发白了一大片。

赵宏博半开玩笑地说。

  13岁练习双人滑,1992年同申雪搭档,直到2010年退役,30多年的运动生涯,赵宏博始终是那个高大挺拔、风度翩翩的冰上舞者。 如今的赵宏博依然帅气,然而两鬓和眼角也隐隐有了岁月的馈赠。

  当运动员很多事情不用你过多操心,只要去热爱你的事业,为你事业付出,刻苦训练,钻研自己的技术难度,提高自己的竞技水平。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比现在要轻松很多。

  当韩聪和隋文静以近乎完美的表现在2019世锦赛上把评委和观众都滑哭了的时候,赵宏博抬眼向冰场里望去,满眼都是10年前的自己。

  这一役,打得不容易。   2013年5月,赵宏博出任花样滑冰国家队双人滑主教练。

2017年8月接任恩师姚滨担任中国花滑总教练。

上任第一把火就是要将双人滑成功经验推向全队。   希望他们可以早一点成就自己的奥运梦想。

拿奥运冠军那一年赵宏博37岁,申雪32岁。

他当上总教练那一年,最大的希望是带出新的世界冠军和奥运冠军,而最大的心愿是弟子们能早一点夺得冠军。   2019年花滑世锦赛双人滑冠军,隋文静24岁,韩聪27岁。

2022年时,隋文静27岁,韩聪30岁,赵宏博46岁。

  小隋他们不容易,尤其这一段时间磨难太多了,伤病啊意外啊,状态总是上不去。 赵宏博说。 而这一段时间,差不多是2019一整个赛季。   平昌奥运会隋文静在赛前训练的意外受伤,让这对年轻的世界冠军与奥运会金牌擦肩而过。 平昌归来,隋文静不得不养伤,这让隋文静付出了大量时间。

直到2019年2月的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才复出,紧接着便是日本的世锦赛,换句话说,整个赛季,隋韩组合只参加了一次大赛。

然而,隋文静却在世锦赛前又一次摔倒,伤到了腰,一度疼到无法站立。

  每逢大赛必摔倒,让这对即便是久经沙场的组合心态变得焦躁,两个舞伴之间开始有了点矛盾。 赵宏博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展现出最好的节目就行了,不用考虑名次。 赵宏博绞尽脑汁为这对爱徒减轻心理负担。 到了日本之后,赵宏博以及整个教练团队根据运动员的状态进行不断的调整。   也许是大赛气氛烘托,也许是专注度的提高,隋文静和韩聪的冰上训练状态出奇得好,人来疯的隋文静滑嗨了,旋转、跳跃、像一个加足马力的小发动机一样,一系列高难度的动作稳稳落地,这让场边的赵宏博惊喜之余,也不禁提醒,悠着点滑,明天没劲儿了咋整。   正赛开始的时候,当轮到隋文静/韩聪出场时,场外的赵宏博先低下头紧咬下嘴唇。

选手的状态他最清楚,更担心的还是害怕队员再出意外受伤。

  曲终,致敬,带着伤病的隋文静和韩聪出色地完成了各项动作,赵宏博也从紧张的神态中舒缓过来,给自己的弟子送上拥抱。   可以说他们滑出了他们最高的水平,在音乐的理解上,包括音乐的把握上,很多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在现场都做出来了。

经历过2016年拆对重组的阵痛,经历过2019整个赛季的风雨,赵宏博和他的弟子们终于见到彩虹。   让我跟腱再断一次我也干不了了  伤病,运动员一生中最大的敌人,无法准备,无处躲藏。

  千万别受伤,这几个字,赵宏博千叮咛万嘱咐,给训练的队员说,也给刚上冰的小朋友说。   长久以来,隋文静的伤病一直揪着所有花滑人的心。

队医彪哥拿隋文静打岔,摔一次拿一次世界冠军,然而,在赵宏博的眼里,这真的是太背了。   两个赛季,小隋两个踝关节的韧带手术,接着奥运会又是一个脚骨骨折。

到底是啥原因要受这样的伤病,整个赛季整个赛季的无法训练。

  他用自己曾经的痛劝慰隋文静,接受现实,永不放弃。 2005年跟腱的断裂让他险些错过了次年的都灵奥运会。

  谁说花样滑冰不是极限运动呢。 赵宏博和他的恩师姚滨一样,训练弟子都是从最难的动作开始。 捻转四周、抛跳四周就是必保的绝技,但在训练中,他更加重视运动员的防伤防病。

  运动员有的时候伤病都是来自于意外,就是不经意时候出现这种意外,防不胜防但是没有办法。

队员们必须对自己的身体有一个非常明晰的了解,疲劳的时候怎么去提高专注度。

  热爱花滑永无止境  我喜欢花样滑冰,热爱花样滑冰是因为它是无止境的,艺术是无止境的。 我们总能从花样滑冰的训练当中挖掘出很多乐趣。

  对于花样滑冰,赵宏博有自己的理解,花样滑冰集音乐、技术、艺术很多种的元素集中在一起。

包括你的常年训练等等的在冰上的舞动,很多和竞技的项目不太相同。

  北京申办冬奥成功之后,冰雪运动在老百姓心中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很多人都热衷参与其中,觉得花样滑冰是很优美的一个运动。

花滑协会下的各级比赛举办的也多了起来,为爱好者提供了参与的舞台。   自2013年执起教鞭以来,赵宏博伴随着中国花滑双人滑从低谷艰难攀升,也完成了自身从运动员到教练的转型。   赵宏博说,恩师姚滨把自己几十年的经验财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他,这让自己走了很多捷径,接下来,他会尽自己所能重塑这支荣誉之师,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花样滑冰主要分为男单、女单、双人滑以及冰舞四个项目,赵宏博主抓的还是自己的长项双人滑,为了解决队员断层,带领双人滑走出低谷,赵宏博竭尽所能为队员提供最好的条件。   首先,中国花滑队离开了多年的老根据地首都体育中心,来到石景山首钢园,这里一个新建的世界顶级冰场供中国花样滑冰队单独使用,而且这里远离市区,免受打扰。 同时,中国花样滑冰协会也签了四个世界顶级团队,进行指导和编排,改变了以往合作的方式,这是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

  外部条件的改善解决了运动员的后顾之忧,剩下的,就要从运动员自身求变了。   双人滑组最大的一次变化发生在2016年。

赵宏博将队里当时的两对选手拆分重组,老将张昊牵手比他小12岁的北京姑娘于小雨,张昊此前的搭档彭程则和金扬搭档。

  更换舞伴,对双人滑而言是个大事,相当于一切要重新来过。 用赵宏博的话说,更换舞伴后一两年不出现在赛场都是正常的,因为需要重新适应和磨合的太多。

  性格温和的赵宏博在训练场上是严厉的,也正因为他的这份严厉,隋文静/韩聪、彭程/金扬组合才能如此迅速成长。 隋韩的葱桶组合拿下两届世锦赛冠军,彭程/金杨也在日本拿到第三,刷新了个人最好成绩。   整体上看,我们没有走弯路,一直是按照计划一步步地前进。

赵宏博这样评价自己执教的几年。   现在距离2022年北京冬奥会还有不到1000天,赵宏博他们正在全力以赴,我们在打造一个项目单项比赛的三对最强的阵容,是希望让我的团队能真正形成一个团队。

至于达到什么样的结果,就是我们看能不能水到渠成。

  追梦奥运的路,是一条伤病与荣誉交织前进的螺旋线,赵宏博和他的花滑团队,优雅滑翔,蹄疾步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