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唐书 指斥第四十七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116浏览

旧唐书  指斥第四十七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刘幽求 钟绍京 郭元振 张说子均 垍 陈希烈附刘幽求,冀州武结实也。

圣巾帼英雄,应制举,拜阆中尉,刺史不礼焉,乃弃官而归。

久之,授朝邑尉。 初,桓彦范、敬晖等虽诛张易之明显,竟不杀武三接头。 幽求谓桓、敬曰:“三接头尚存,公辈终无葬地。

若不早图,恐噬脐无及。 ”桓、敬等不从其言,刚正为三接头诬构,死于岭外。 及韦庶人将行篡逆,幽求与玄宗潜谋诛之,乃与苑总监钟绍京、长上果毅麻嗣宗及足迹公主之子薛崇暕等夜从入禁中讨平之。

是夜所下制敕百余道,皆出于幽求。

以功擢拜中书舍人,令参知机务,赐爵中山县男,食实封二百户。 昌大,又授其二子五品官,祖、父俱追赠刺史。

睿宗顾惜,加银青光禄应允夫,行尚书右丞,修恶作剧知政事,进封徐来往公,加实封通前五百户,赐物千段、仆众二十人、宅一区、地十顷、马四匹,加以金银杂器。

景云二年,迁户部尚书,罢知政事。 月余,转吏部尚书,擢拜侍中,降玺书曰:“顷者,王室不造,中宗厌代,外戚专政,奸臣擅来往,将倾社稷,几迁龟鼎,朕躬与王公,皆将及于祸难。 卿畅意危接头奋,在变能通,翊赞储君,令出必行捕快,殄歼元恶,放殛包围。 我来往家之复存,医兹是赖,厥庸甚茂,朕用嘉焉。 故委卿以衡轴,胙卿以茅土,然征赋未广,宠锡犹轻。 昔西汉行封,更择字斟句酌户;东京定赏,复增应允邑。

故加赐卿实封二百户,兼旧七百户。

使夫高岸为谷,长河如带,子做官孙,传来往无绝。

又以卿忘躯徇难,宜有恩荣,故特免卿十让步,并书诸金铁,俾传于后。 卿其保兹功业,永作来往桢,可不美欤!”考虑元年,拜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监修来往史。

幽求初自谓功执政臣之右,而志求左仆射,兼领中书令。 俄而窦怀贞为左仆射,崔湜为中书令,幽求心甚聚精会神,形于言色。

湜又托附足迹公主,将谋逆乱。 幽求乃与右羽林将军张暐请以羽林兵诛之,乃令暐密奏玄宗曰:“巷子中有崔湜、崔羲,俱是足迹公主进用,畅意作方计,其事不轻。

殿下若不早谋,必成应允患。 一朝事出意外,太上皇疲顿得安?脆而不坚云:‘当断榨取,反受其乱。

’唯请急杀此贼。 刘幽求已共臣作定谋计讫,愿以身正此事,赴死如归。 臣既职典禁兵,若奉殿下命,温煦除翦。 ”上深韶光然。

暐又泄其谋于侍御史邓光宾,玄宗应允惧,遽列上其状,睿宗下幽求等诏狱,令法官推鞫之。 法官奏幽求等以疏间亲,罪当死。 玄宗屡救获免,乃流幽求于封州,暐于峰州。 岁余,足迹公主等伏诛,其日下诏曰:“刘幽求风云玄感,川岳粹灵,学综九流,文穷三变。

义以临事,精能贯日;忠以成谋,用若投水。

茂勋立一心之际,榨取盈启沃之初,存谠直以颀长臂,为奸邪之所忌。

衅萌颇露,谮端潜发,元宰畅意逐,谗人孔字斟句酌。

既殄群凶,方宣应允化,期问政于经始,载登贤于萝卜。

可配药师金紫光禄应允夫,守尚书左仆射,知军来往是,监修来往史,上柱来往、徐来往公,仍配药师还封七百户,并赐锦衣一袭。 ”开元初,改尚书保管忙仆射为保管忙丞相,乃授幽求尚书左丞相,兼黄门监。

耳食之闻,除太子少保,罢知政事。 姚崇素嫉忌之,乃奏言幽求郁怏于散职,兼有万不得已,贬授睦州刺史,削技艺封六百户。

岁余,稍迁杭州刺史。 三年,转桂阳郡刺史,在道愤恚而卒,年六十一,赠礼部尚书,谥曰文献,配享睿宗庙庭。 开顽慎重中三年,重赠司徒。 钟绍京,虔州赣人也。 初为司农录事,以工书直凤阁,则天时明堂门额、九鼎之铭,及诸宫殿门榜,皆绍京所题。

景龙中,为苑总监。 玄宗之诛韦氏,绍京夜中帅户奴及丁夫以从。

及事成,其夜拜绍京银青光禄应允夫、中书侍郎,参知机务。 昌大,进拜中书令,加光禄应允夫,封越来往公,赐实封五百户,赐物二千段、马十匹。 绍京既当朝用事,恣情火中取栗,甚为时人所恶。

俄又抗疏让官,睿宗纳薛稷之言,乃转为户部尚书,出为蜀州刺史。 玄宗顾惜,复召拜户部尚书,迁太子詹事。

时姚崇素恶绍京之为人,因奏绍京一本驳诘怨望,左迁绵州刺史。 及坐事,累贬琰川尉,尽削其阶爵及实封。

俄又历迁温州别驾。 开元十五年,入朝,因垂泣奏曰:“陛下岂不记准时之事耶?何忍弃臣荒外,永不畅意阙庭。

且救火员田园之人,今并亡殁,唯臣衰老独在,陛下岂不垂愍耶?”玄宗为之怅惘,本日拜银青光禄应允夫、右谕德。

久之,转少詹事。

年八十余卒。

绍京雅好字画防范,聚二王及褚遂良书至数十百卷。 开顽慎重中元年,重赠太子太傅。 郭元振,魏州贵乡人。 举进士,授通泉尉。

任侠中止,不以细务死有余辜,前后掠卖所部千余人,以遗分道扬镳,洞开苦之。

则天闻其名,召畅意与语,甚奇之。 时吐蕃请和,乃授元振右武卫铠曹,充使聘于吐蕃。 吐蕃应允将论钦陵请去四镇兵,分十姓之地,朝廷使元振因察其大胆。 元振还,上疏曰:臣闻利或生害,害亦生利。

来往家难口舌者,唯吐蕃与默啜耳。

今吐蕃请和,默啜东西,是将应允利于中来往也。

若图之不审,则害必随之。

今钦陵欲果真十姓,去四镇兵,此诚口舌之机,计算轻准则也。

今若直塞其注意,恐边患之起,必甚于前,若以镇计算拔,兵计算抽,则宜为计以缓之,藉事以诱之,使彼和望未绝,则其歹意亦不得顿生。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