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文学巨匠的私人通信会聊什么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2浏览

两位文学巨匠的私人通信会聊什么

作家们的信件总是有着特殊的吸引力,读者迫切希望通过不加遮掩的书信看到创作故事背后作家的真实脸庞。 《此时此地》的主角是两位世界级、拥有无数粉丝的作家库切和保罗·奥斯特,在这本通信集里,呈现出他们三年间的思想交流与灵感碰撞。 近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在京举行了“库切文集”的首发式,也是文集首部作品《此时此地》的读书分享会。 库切是来自南非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影响了无数作家的创作,代表作有《耻》《等待野蛮人》等,往往聚焦于南非社会,对社会现实有比较强的指涉性;而保罗·奥斯特是来自美国的著名小说家,是村上春树的偶像,代表作有《纽约三部曲》《幻影书》等,描述的大多是都市人的生活状态。 两位作家的作品风格颇为不同,但竟然有交集,事实上,他们真正的交往开始于2005年,当时奥斯特请库切为自己编纂的贝克特文集撰写序言。

到了2008年,奥斯特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文学节上和定居那里的库切见了面,真正成为朋友。 之后,库切向奥斯特发出邀请,约定两人通信三年,话题不限。 事实正是如此,这本书包含了友情、人生、文学、艺术、生活、经济危机、战争、体育……无所不包,无所不谈。

两人的交流绝没有客套,意见不同时两位作家都充分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作为库切的忠实读者,青年作家蒋方舟通过自己的推荐,使非常多的年轻读者接触到库切的代表作《耻》;而外国文学专家陆建德不仅为库切多部书撰写过序言或评论,更到库切家中做过客。 分享会上,两位嘉宾以互问互答的方式,分享了无数书中的精彩片段,并就体育、电影、英雄主义,甚至以色列问题等书中出现的话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话题从本书的体裁文学通信开始,陆建德说,两位作家选择写信或者是传真交流,因而他们的交流之间有延宕,虽然时间速度慢一些,但是其中有一种特别的亲密感;蒋方舟认为,即时通信让我们有很多退避的方式,但书信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太能够逃避的表达方式,对方诚恳的、洋洋洒洒的叙事会要求我们认真回答,如书中库切提出一个问题后,保罗·奥斯特回答说这个问题自己没有想清楚,对不起只能在思考当中临阵脱逃,下一次会想好来回应库切的问题。

动物权利是作为素食主义者的库切经常在小说中体现的情节。

蒋方舟说,我们如何对待动物其实意义不限于动物,而是体现了我们如何看待与我们不同的、更为弱势的群体。

陆建德坦言,人是世界的中心这种想法过于强烈以后,会对其他物种采取居高临下的措施,甚至把它们作为一种低下的工具。

真的要跟世界、跟地球和谐相处的话,我们应该更多关注动物的权益。 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外文编辑马博介绍,人文社已签下库切的全部重要作品,包括通信集《此时此地》、3部文学评论,以及14部小说作品,将在“库切文集”丛书中陆续出版。

这14部小说中,将包含库切的最新作品《耶稣的学生时代》,这是他上一部小说《耶稣的童年》的续篇,继续讲述一名叫作大卫的神奇少年的故事,由知名译者杨向荣翻译。 蒋方舟评价说,这本书像是库切沉入思考的水底后,呈现出的水面的涟漪,书中没有一般常见的情节和故事,人物之间更多是争执和探讨,而这些探讨指向什么则耐人寻味。

陆建德认为,书名暗示了库切和西方整个大传统的对话,而故事的内容则或许是库切对一种既定的文化和共识发出的挑战。 《中国教育报》2019年07月08日第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