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两张红桃Q9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30浏览

第七十九章两张红桃Q9

“哈哈哈,痛快,痛快!我赵翔云就喜欢和爽快的人打交道!请!”赵翔云当然巴不得他先行开口,免得搞出许多废话绕弯子。 赵翔云看他也是爽快人,应该品行不会差到哪里去。 道上混的也和习武人一样,本领高强的在哪里都受尊重,今晚就算赵翔云抵不过陈武,相信两人也会落下一些交情。 习武的人都有些惺惺相惜,只要不是太过分不会出现多大的过节。 陈武对这酒楼可算是相当的熟悉,当下邀了赵翔云几人一起上到搂上的棋牌室,指挥手下人和酒楼服务员将桌子板凳一干杂物都清空来,暂时做了比武场所。

这酒楼老板虽然和陈武有些交情,毕竟而是朋友介绍的,只是听说过他武功厉害,但亲眼看到过陈武出手的人十分少见。

现在俩人要比武,哪里肯放过这大好机会。

陈武身边的兄弟倒是对老大的功夫有所了解,但还没见过老大遇到归旗鼓相当的对手。

有需要他出手的时候,几乎都是三两下就搞定,所以对陈武也是很好奇,看看今晚能不能见识到老大的真功夫。 俩人在屋子中间摆好架势,互相做了个起手式表示尊重后,都站住不动互相对视着找破绽。

良久后,耐不住性子的陈武便开始移动身子,想引诱赵翔云出手。 中国传统功夫大多讲究后发先至,力求在对方出现破绽的时候出手一招制敌。

当然这样的机会并不好找也有些冒险,假如遇到走刚猛路子的对手,那么在很大程度上就失去了先机,正好赵翔云就是这样的对手。

赵家拳法刚猛迅速,腿法连环无隙,如果被赵翔云占了先机,除非是比他强不止一筹的方可取胜,功力相当的基本都会在很短时间内落败。

这是赵家武术的最大特点,外人往往连招数都看不清就会分出胜负。 这陈武也是出自湖南衡阳一个武术之乡,属于南派武术,比较重视腿法。 赵翔云看陈武不断移动的脚步,步步隐含发力点,知道他腿功上有讲究。

本来自己的武术应该抢得先机一招破敌,但为了和这个混八卦岭的老大打上交道,应该在技艺上让他服气,最好的就是让他几招后再击败他,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打定主意的赵翔云中心下沉,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随陈武的游走转换方向。 赵翔云很久没有真正的和人动手,加上一直过得不是很如意,尤其是在家乡的那么多年家庭的压制,锐气早就被尘世给掩盖,整个人看起来毫不显眼,这也是阿芸刚刚和他交往的时候根本就看他不上眼的原因。

但近来运机有所转变,正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加之今天高中头奖,现在遇到一个真正的强手,气势当然发挥出来。

赵翔云发散出一种来自完全自信的气势,围绕着他游走的陈武立即感到巨大的威压,知道自己再不出手就这样游走下去,恐怕连出招的**都会消失。 感觉到被压制到绝望的陈武心一横当即进攻,使出他最厉害的连环踢腿。 赵翔云有心让他几招,在陈武连环腿踢来的时候,只是不停的后退。 身上的衣服被陈武的扫腿扇得猎猎作响,可见他腿法速度极快。

待到陈武踢出十来腿后气势正猛时,赵翔云立即开始反击,当然还是用的腿法。 如果他出拳的话,岂不是以己之短对敌之长。 俩人现在使出的都是自己最擅长的腿功,只见得腿来脚去劈啪声不断。 转眼间两人都攻出二三十招,不分胜负。 其实这时候陈武已经输了,他在抢占先机的情况下,并且腿法已经轮到鼎盛的时候,赵翔云才开始出腿迎战,并且在短时间就抢过势头占据主动。 俩人交手之处是赵翔云出腿应招,现在完全是赵翔云的进攻陈武抵挡,并且陈武已经被迫不停的后退到退无可退的地步。

陈武一身大汗,知道在坚持下去立马落败,与其被击倒还不如认输来得爽快,如果被赵翔云打倒的话,当着手下难免脸上无光。

陈武大喝一声往后一跳,退出赵翔云的攻击范围拱手道:“我输了!云兄果然是高手!”赵翔云见陈武退后停下来,当即收腿站定拱手道:“承让承让!武哥腿法也很高明,再战下去兄弟我肯定落败。

”赵翔云知道他们这些出来混的老大都很讲面子,只要维系住他们的面子有让他服气,那么他们会把你当作真正的朋友。 两人客套一番,都往楼下包厢喝酒。 陈武带来的兄弟见老大自动认输,但没见分出胜负也不是很服气,在陈武给他们介绍时,握手的手上都用劲想给赵翔云一个下马威,但在这个上面他们哪里是赵翔云的对手。 要知道赵家武术最为看重量力速度这点上,手上的力量就十分强大。 想给赵翔云施加压力的时候,不知不觉的让自己的手好像被钳制在铁钳中,剧痛中还抽手不得,只好哄着来年低头认输。 那两个习过武的兄弟在老大和赵翔云比试时看出了名堂不敢造次,只按正常礼仪和赵翔云握手。 陈武果然是个爽快人,和赵翔云比试落败后不顾在小弟们面前折了面子立即认输,更难得的是,在酒桌上马上和赵翔云认了兄弟。 大家坐定后,陈武举起酒杯站起来说道:“云兄,陈武今天认你这个兄弟,我二十六岁,腊月生。 ”“看来我比陈武兄弟大一些,我也是二十六,九月的。 真是难得啊,居然和武兄弟同年出生。 人生得兄弟如此,痛快!”赵翔云也举杯站起来,豪气顿生。 看架势陈武是要和赵翔云拜把子,这也是习武者爱干的事。 现在的人不像旧时那么爱干结拜的事情,结拜之事比较少见,结拜兄弟也没有旧时那么血腥,同时也没了旧时结义兄弟之间那么中血性,什么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之类的不流行了。 秒记《深春弄潮》。